社會不融合


上周談過瑞典收容難民的最大挑戰,是社會融合的問題一直做不好。今天想分享我的親身體驗:

話說暑假某天在麵包工場裡,大家一邊把長條甜麵糰扭包成辮子,一邊聊到經典外星怪物電影Alien「異形」。

「Eva才是alien哩!」麵包部門主管隨口說。頃刻間,我彷彿聽到了這句無心快語中的真心話,心裡沉了一下。然後我以他那半開玩笑的語氣接道:「是呀,我是alien呀。」大家都不以為意,繼續開工。

部門主管是地道瑞典人,其他同事亦然。這家巨型超市位於市外一個「純種瑞典人」聚居的近海區域,沿岸的獨立房屋售價可高達六百萬港元。我在超市的麵包部先後當過實習和暑假工,超市僱有約130位員工,我天天碰面的統統都是瑞典人,只有在清晨及黃昏開工的兩位打掃員工例外,男的是非洲人、女的屬東歐籍。我跟來自菲律賓的阿寶兩個實習生兼暑期工,應該是全公司唯一兩張亞洲面孔。

暑假工的最後一天我跟領班羅賓說:「如果過時過節你們需要額外人手,我很樂意來。」羅賓答:「你也知這裡許多舊人手都回去學校進修,到時聖誕假期甚麼的,她們都會回來開工。」明白了,也就是說,我將會連假期幫工的機會都沒有。我不想妄下定論,但又知道兩個舊人手都是瑞典人。

朋友最近加入餐飲業當鐘點兼職,給公司派去不同餐廳廚房幫忙,時間與地點經常變動,幾乎是隨傳隨到。同事們一律是移民,如果不接受委派的工作,下一回便未必會再找你。我們都覺得本土瑞典人都不願擔當這種沒長遠保障、變動多多的臨時工。

文化背景不同,工作和溝通方式一定也有分別。促進新移民加入勞工市場不獨是政府的工作,工商業機構也當分擔責任,僱用合資格的移民。許多瑞典大機構都標誌國際多元化,而當求職信下款的屬移民姓氏時,瑞典籍老闆都心中有數。這種不明而喻的現象很普及,其實這是一種歧視,卻同時是瑞典人忌諱的題目。

瑞典都市日報近日有載,根據官方統計數據,新移民加入勞工市場平均需要七至十年時間。表面因素包括:瑞典語文水平不足、學歷未夠、缺乏工作經驗。研究員甚至政客也開始承認求職者欠缺人脈亦是原因,研究也指出僱主有趨向因種族歧視,在求職者名單中篩選出外籍姓氏的人。

人脈關係在瑞典求職很重要,職位空缺不時都是經內部員工介紹朋友。新移民在新家鄉適應新生活和北方氣候、學習新語言,都不是容易的事。加上朋友圈子盡是自己同鄉、生活習慣跟隨從前,要結識瑞典本土新朋友,慢慢建立新網絡,真要自己願意落力才行。說到底,社會融合長路漫漫,始終要靠雙方面的付出與接受。

/刊登於2015-09-24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社會不融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