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婚禮


價值二千萬元的一個皇室婚禮。

時為2010年6月,瑞典皇位繼承人維多利亞公主大婚日當天,電視由頭直播到尾:北歐皇族、歐洲元首與公主皇子們駕臨皇宮入場、大教堂內最隆重最神聖的結婚典禮、一對新人坐馬車穿梭城中大道接受群眾祝福、再乘坐金黃國艇渡城河回皇宮、到傍晚的豪華盛大婚宴、以及宴後的舞會。

記得我們剛在家裡安裝了投影機銀幕,家裡的女性統統坐定定、眼瞪瞪的看著整個美麗如童話的婚禮過程。銀幕上的瑞典維多利亞公主前所未有的美艷不可方物,身上一龐象牙白色的露膊婚紗設計簡潔,頭上戴著母后當年婚禮戴的后冠。當皇子駙馬在晚宴上那段動人致辭的結語時說:「摯愛的維多利亞,我萬分高興成為你的丈夫,我會盡我所能,令你永遠快樂如今天,我們最偉大的愛,維多利亞,我愛你!」

我敢相信就在那一刻,全國在看電視直播的所有女人都被感動到盡。神話婚禮縱然未必是每個女人的夢想,但男人在全世界面前真心真情的一句我愛你,能量之浩瀚如八級地震,足以令女人甘心情願、死心榻地伴他一生一世。

神話裡的公主與皇子,此後快快樂樂地一起渡過每一天。

皇室君主政治仍然在2015年的北國瑞典存在著,其實有點神奇。先進民主社會裡的平等意識根深柢固,普遍國民卻依然擁戴皇室成員。反對的聲音自然有,箭頭一直指向皇室浪費納稅人金錢為矛頭。事實上,瑞典人的財政概況非屬個人私隱,而是所有收入、稅項和資產全部都是公開資料。你隨時在網上搜索一會便能得知鄰居的大概身家,包括皇室成員。事實上,傳媒報導大公主的盛大婚禮耗資了二千萬克朗,其中一半是由國皇自掏腰包找數的。皇室辦公室也有將婚禮全盤支出列出,向國民報告。

歷年來不斷有傳統、政客和社團體提出要廢除皇室君主制度,卻一直只聞其閣樓腳步聲。皇室的象徵仍然有其價值,瑞典維多利亞公主今年三十八歲,是國皇以下的皇位第一繼承人,多年前早已肩負代表國家的重任。她學識充足、大方得體,曾加入軍隊受訓,也在聯合國實習過,近年最關注環境保護、技術發展等範疇,絕對「睇得兼講得」,相信大部份瑞典人都不介意有這位年輕美女作為瑞典國家對外的旗幟。

而美麗的夏日皇室婚禮還會繼續舉行。去年二公主跟英國商人共諧連理,婚禮規模沒比大公主的盛大,但仍要六百萬元找數。今年就輪到小皇子娶妻,蘇菲亞小姐跟其他兩位公主的丈夫一樣,都是平民子女。坦承可愛的她對自己曾參與電視台男女配對真人騷一事沒有後悔,「那都是我的人生寶貴經驗。」下個周末將又是時候我們排排坐,觀看大銀幕上又一個瑞典皇室婚禮直播。

4012049974

(source: gp.se)

/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2015年七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One thought on “皇室婚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