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飛花粉


編輯傳來六月題目Hot summer,我即時眼前一亮,好呀我都想呀!

移居北歐踏入第十五年,體驗過的夏季是這樣的:前年跟去年七月上旬,熱流沿瑞典西岸的海灣海流北上,帶來前所未有的盛熱氣溫,足有連續四、五天熱到攝氏三十度。是的,北歐有三十度的覺罕有。因為濕度始終不高,這種北熱曬在我身,每個毛孔都在唱歌!

我是香港魂,身體機能結構能承受高溫,冬天低溫完全不行,好公平的。在北地待了十多年,終於有個「像樣的」真正夏天,龍精虎猛樂哉!而身邊的家眷,個個像條濕水毛巾般,直叫太熱了受不了,只能朵在樹蔭下不停飲凍可樂。需知北歐家居只有暖氣無冷氣,高溫盛夏北歐人身體擋架不來,對老人和醫院病人其實是威脅。

不過燦爛陽光亦有其另一面,樹木花卉盛開代表花粉漫天飛揚。花粉敏感症如患上重傷風般絕不好受,卻非常普遍,我認識的香港街坊,移居北歐過了幾年都紛紛受花粉症滋擾,年年夏季都長備藥丸眼藥水噴鼻劑。

五月初見兩份暢銷晚報頭版大標體:今年六七月熱熱熱!旁邊大太陽icon心心雙眼在發光。是的,天氣對北歐人來說是重要事,足以影響周末和假期的民間活動和計劃,能上頭版正常不過。

六七八月是瑞典「官方」夏季,等了一整年的大小夏天節目:足球手球比賽、音樂節、美食節、文化節、馬戲團、爵士樂節、交響樂團演出、戶外舞池、地區嘉年華會等等夏天節目陸續出現。舉行地點九成都在戶外,由市內大小廣場到公園、湖畔、到平日不開放的老堡壘、歷史遺跡等等,幾乎個個周末都找得到免費公眾娛樂。

最吸引城市群眾注目的六月活動要數Pride Festival,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和我居住的第二大城哥德堡分別各自舉行,通過連串藝術文化活動,提高HBTQ性別議題的討論和權益以及公眾的認知。HBTQ分別代表Homosexsual同性、bisexual雙性、transvestite變性和queer易性者。遊行隊伍年年都精彩,不單只有HTBQ者及相關組織參與,出盡法寶打扮搶鏡,亦不少民間團體加入支持。最深印象的見到不少年青家庭,推著嬰兒車、揮動著彩虹旗。

記得最初帶孩子去看,兩個女兒近距離見到男扮女裝的drag queen,和一對對手牽手的男子和女子,問媽媽:「他們是誰?為甚麼穿得這樣?」我乘機說:「他們都是相愛的,男愛男,女愛女,跟男和女像爸爸媽媽的愛一樣無分別。」現場加入就是最好的教室。

而一年比一年盛大的音樂節Way Out West, 直將我城的最大公園化為國際搖滾舞台。今年有頂級人馬Pet Shop Boys、Patti Smith 和Beck,還有我很喜歡的,你在香港看過的Belle & Sebastian,音樂節三天通行場証售二千港元,其實好抵。

(image from internet)

/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2015年六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