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脫維亞首都漫行


小郵輪抵達拉脫維亞首都Riga,碼頭外邊街上沒見公共車站,路牌和的士站亦欠奉。跟我習慣的北歐城市必然系統和秩序截然不同,微亂的氣氛一如我預期中。

「入古城車費要多少?」的士司機站在外邊的街頭在招客,我向其中一個問價,同時望向車內駕駛盤邊找尋咪標,卻沒見到。胖子司機答:「十五歐元。」我再問:「你有咪標嗎?」他不耐煩隨手向車內一指。我直覺他開殺價:「不用了,謝謝。」他便揚一揚手,著我過主的意思,便轉頭繼續抽煙跟其他的士司機聊天。

我走回碼頭大堂內,不見有任何查詢處,便直問郵輪公司的櫃位女職員。明顯他不諳英語,後面另一位幫忙答我:「從這裡乘的士到古城最多十歐元,或者可以過對面大街乘電車,車費一歐元,而其實步行也只不過二十分鐘。」不諳英語那位取來地圖,熱心地指示路徑。

我們一家五口便開始漫步到古城。從碼頭對開先橫過第一條大馬路,四條行車線的闊大馬路上沒有任何斑馬線或行人線,我拖著孩子急急步過。然後轉入像住宅區的橫街,大約知道向著古城方向便是。沿途很靜,先經過一個外圍殘舊的網球場,聽見孩子的歡樂聲。我留意到許多房子的建築都散發著蘇聯式的平穩四正風格,混凝土外牆都是灰棕色調,令我想起在捷克和斯洛維亞鄉郊感受到的冷冷氣氛。然而那些老舊大木門實在美麗,門柄總是粗鐵鑄造的,有時門頂上還有一盞相襯的燈,我都停下腳步細看一回。

拐個彎經過白色老教堂,行人路都是用石頭逐塊逐塊砌成的,在瑞典已經越來越少見。郵輪上沒有喝到好咖啡,於是甫見前面有咖啡館立即內進。店員美女皮膚白皙,一頭金髮束成辮子盤成花環般狀,英語說得很好。我們點的牛奶咖啡用高身玻璃杯奉上,兩款甜麵包和孩子的果汁味道也不俗,我心裡想:這是個好開始。

誰不知喝完咖啡出來,才發現隔壁那家門面含蓄的才是珍寶。玻璃窗上的店名下面寫著年份1910,二話不說我拾級入內看。咖啡杯碟優雅、皮沙發穩重、天花吊燈罩是銅製。很喜歡遇上這種真實的古舊,人在其中如走進時光隧道。我不想孩子打擾幾位在座老人家喝咖啡的雅興,決定下回才再來,靜靜地喝一杯咖啡。

photo

圖: 咖啡廳的玻璃窗上寫著年份1910。裡面咖啡杯碟優雅、皮沙發穩重、天花吊燈罩是銅製。幾位在座客人都是老人家,在圓木小桌邊靜靜地喝咖啡。圖: 周游

/刊登於2015-07-3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