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變麵包師


「他們問:歌地亞,要裝飾生日蛋糕嗎?連續做了幾個星期拿破倫蛋糕、朱古力忌廉餅那些的,終於等到好玩的!」六星期的實習完成了,再回到麵包學校上課,幾個同學在交換實習經驗。

歌地亞是名符其實的藝術家,我們上課見識過她的巧手技術,十指捏出來的糖衣花朵和公仔,級數明顯拋離大夥兒,大家總讚嘆不已。可能你疑惑:一個藝術家變麵包師?

話說歌地亞和家人三年前從羅馬尼亞移居瑞典,她在當地大學藝術系畢業,跟丈夫經營設計公司,有屋有車更有兩個女兒。生活安穩,然而為了女兒的將來,決定離開政治和經濟都沒大起色的羅馬尼亞。北上瑞典因為有親戚居此,給丈夫介紹了工作。

兩年內由零開始,丈夫做建築業,女兒上小學,下課後學跳舞和音樂。縱然放下了自己的專業,歌地亞和女兒都喜歡瑞典的新生活。每天帶女兒上學,自己一邊努力上瑞典文課程,夜來埋守繼續她一直擅長的黏土花創作。她以極速完成瑞典文基本程度,直到夠資格報讀成人學校的餐飲服務業課程,一心希望找份工作。卻覺得課程不合適,於是轉讀麵包甜點師課程,同學們都讚她瑞典文說得比許多居住多年的移民好得多。

去年八月開課第一周,我和歌地亞坐在學校內園吃飯堂的外賣午餐,一邊在自我介紹。她提起太陽鏡,瞪大眼睛跟我說:「我的上帝!我今年三十四歲了!」我差點沒連飯也噴出來,答她:「我的上帝!我足足比你大十一年!」

當八成同學平均年齡只是廿五,幾位阿媽級自然較投契。有時孩子病了或家長會什麼的,我們便發揮守望相助精神,把老師的示範短片和麵包蛋糕照片傳給對方。課餘從沒空閒相約喝咖啡,相關照的友情仍慢慢滋生。

「我的第一份實習老闆找我做暑假工!那位麵包師要放產假,我可能有機會工作到明年春天。」歌地亞興奮地分享好消息,正式在新家鄉新生活為自己建立第一步,我們都替她高興。「不過原來去掃地賺更好賺,每小時有125克朗(約同值港元),比麵包師的119克朗更多!」

「乜話!」我難以置信,深呼吸頓了一頓:「歌地亞,不要緊!暑假工是好開始,我們加油!」鼓勵她同時在替自己打氣。

暑假工的下文,下周再續。

1891291_749774518377436_332682716_n

圖: 歌地亞在羅馬尼亞攻讀藝術,為了一對女兒的將來,三年前移居來瑞典。她手藝非凡,圖中是其最擅長的黏土花項鏈作品,還有手袋和別針的設計,都是藝術品。
圖: Claudia Chindea@ www.nerve-tonic.com
Nerve Tonic Facebook Page

/刊登於2015-06-11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