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人上樓


「我開小綿羊上班,龜速般受不了。」由六時工作到九時半,今天早上的麵包都出爐了,安祖妮卡和我便到休息室吃早餐聊天。

「我哥他好煩,甚麼大小事都嘮叨一番,我早上洗澡,他就不住拍門催我。早前開車幫他運睡床,前面有輛鏟泥車慢行,他就不停叫我超前,我不敢越過對頭車線呀,他真是瘋的。」安祖妮卡說到有些激動,胖胖臉兒都漲紅了。

「你哥他沒女朋友嗎?」我問。
她搖頭,我果然猜對:「或許這才是問題所在。」
她點頭:「肯定是。」

「我依然住在爸媽家裡,最想搬出來自己住,也是最難的。」20歲出頭的兄妹倆還住在家裡,於瑞典人來說算是少有。一般高中畢業的年青人年紀約為十八歲,如果要搬去另一個城市攻讀大學,多數會申請學生宿舍。其他開始進入社會工作的,有能力的話都計劃搬離父母家自覓居所。

跟香港人一樣,「年青人上樓」也成為瑞典近年社會的一大問題。城市住宅單位供應不足,租金上漲,新落成的售價高昂,大城市中心一個700呎單位起價超過300萬港元。雖然比起香港的地價還是差得遠,然而瑞典的薪金、高稅和生活指數,足以令不少初出茅廬的年青人難以負擔。

瑞典城市的住宅租賃市場運作很獨特,新舊樓盤都由少數幾個大地產公司經營,要租樓先要登記排隊。因為單位供應不足,要待有人搬出才有樓出租,輪候時間越來越長,我有朋友的號碼要輪足八年。人們唯有於二手租賃市場找機會,租金會更貴,保障也欠奉。

那邊廂的瑞典就業市場亦不見得長年好景,大機構趨向以兼職制度僱用員工,目的為省卻全職福利保障及政府徵收的僱主費用。於是許多畢業不久的年青人都沒找到全職工作。我現在實習的大型超市麵包部裡,有一半員工都只屬兼職合約。安祖妮卡便是其中一個,每星期只工作15小時,薪水可想而知不會有太多餘裕,自立搬家的夢只能無限延期。

「那你有男朋友嗎?」我問。想起羅賓跟珍妮這對同事兼情侶,二人同心合力最近買了新單位。

安祖妮卡眼角泛起一絲靦腆,搖頭道:「貓兒和狗就有,不過男友遲早會出現的。」

aline_lessner-western_harbour,_malmö-4244

圖: 跟香港人一樣,「年青人上樓」也成為瑞典近年社會的一大問題。城市住宅單位供應不足,租金上漲,新落成的售價高昂,大城市中心一個700呎單位起價超過300萬港元。
圖: Aline Lessner/imagebank Sweden

/刊登於2015-05-14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