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有病過


五時鬧鐘響,應該起床開車到市外的巨型超市實習去。拖不起的身體,兩條腿重了千斤。必需搖個電話告個病假,下樓取手機,就把自己遊到沙發趟下來。領班說那你好好休息,保重。昨天關節開始沉重的時候,大夥兒在把翌日要焗的各款大小麵包按單執藥,在盤子上排好陣勢。領班他道衣娃你大可不必留下,真的。

半小時坐下來午膳,開了杯綠茶蜜糖,回了氣,就繼續返回崗位。大夥兒在打白麵包辮子,邊聊天。沙賓娜說你們猜斯德哥爾摩一個甜包賣多少塊?廿八蚊!珍妮說某天有位阿叔質問為何你們無阿陸卡包,整乜的你們。聽著聽著,邊做邊笑,就忘了頭皮下在轉的螺旋。

大概是打從兩周半前,每天站足八個小時當實習勞工的結果。他們都年輕,於是力壯。有幾位我甚至有足夠年齡當其母,可他們都的年資都比我長,在這個麵包世界裡頭。分別是,他們放工便放工,我的感覺有時是,放工後回到家繼續返工。

忽然感受到一種階層的無力感。如果成為他們,時日可以如此流流過,一樣可以輕輕鬆鬆,然後每天黃昏以及周末日辰就自自然他他條。如果繼續如我,半把年紀自選掙扎,硬起來一樣行,真相卻是,更累就想得更多。

我不是也不能接受簡便的人生,有舖陳有次序的道路,在我許久沒有病榻的這一天,隨著骨頭關節僵硬發出的暗吟舉報我對自己的不忠。有讀我從前的字的你,抱歉,這款模式你大抵認得出。

沒事。寫,從來都是我的心靈白花油。一定一定,要騰出時間寫、寫、寫。

多謝你聽我一遍自言自語,晚安。

One thought on “許久沒有病過

  1. 最近買了小白著「好色的哈姆雷特」,喜歡得不行,周圍同人講。其中一篇『脫掉大衣的吉吉」,抄一小段你看:立體派,未來派,達達主義,然後又是超現實主義,老的一代功成名就,又換了新的一拔年輕人,總是提出新的宣言。莽撞的年輕人結夥打天人,左岸藝術家們也有點像黑社會。等到中年以後,他們都會變成資產階級,購置房產和跑車,可年輕時他們都曾經騷動不安,天天泡在小酒館裡喝酒喧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