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光亮


北國瑞典的夏令時間已經展開了,正式邁向每天光一點的季節。官方的指令是國民於每年三月最後一個周六夜晚兩點,將時鐘向前撥一小時。報紙及新聞都有提醒,大概沒有人真的會待到夜深或者半夜起來專程撥時鐘,大部份人都在臨睡前調較好夏令時間,然後第二朝星期天起來,便失去了一個小時。

那失落了的一個小時擁有一股神秘力量,令世界忽然大變。一夜之後如夢初醒,原來的七時成為今早的八時。首先感應到窗外天色光亮,光亮得以為自己遲到,猛然記起給夏令時間奉上的那一粒鐘。然後整天有點失措,身體好像比時間跑慢了一小時,失魂中帶點頭暈,隨之而來的是累襲全身。黃昏時鐘指向十點,而事實上「仍然」不過是九點,人已欲睡,心情奇怪,搞不通明明是「賺」了一個小時,不是應該更精神的嗎?

讀到這裡,你也許亦覺得有點亂了對不?每一年三月尾的夏令時間降臨時,我都有這種奇怪反應。也不只是我,家人和朋友亦然。情況沒比乘飛機從歐洲回亞洲的時差明顯,然而失卻重心,錯落世界的一種奇幻之感,會持續幾天。我總覺得人如掉進村上春樹筆下的世界般。

日光之於北國生活的盛大影響力,足夠於語文裡佔一席位。瑞典文裡的專用詞語「春累」,每年出場一度。那是用作描寫北國人渡過了半年秋冬,經歷完日光短暫而微弱的季節,身體節奏也隨氣候從半冬眠狀態復甦起來。復活節假期間更罕有地天天明媚,陽光下氣溫攀升至七、八度,號令所有瑞典人從冬天全身復活。忽然吸入大劑初春陽光與新鮮氧氣的後遺症,先是皮膚白晢的北國人臉頰紅粉菲菲,繼而會出現一身疲倦的感覺。

生活在瑞典,五月份是城市顏色最艷麗的時份。無論是廣場上的櫻花樹、公園裡的鬱金香等花團,到路邊的黃白色水仙花、及山玻上各式各樣的小野花,都把城市角落粉飾得令途人開懷。在公園樹下野餐、到小島散去步、去湖裡划艇,又或者最最受城市年輕人歡迎的節目,終於可以在城中心的咖啡館的室外雅座慢慢歎而不必受寒!

五月更是所有瑞典高中學生的畢業月,完成了九年小學加三年高中之後的前景是充滿驚喜、挑戰、未知抑或惶恐?十八、九歲剛踏入成年的青年們,選擇還真的多。繼續進修者可揀大學或職業訓練,厭倦學校者可投身社會,渴望看世界者隨時動身。瑞典畢業禮成一刻,穿著一身白的畢業生按傳統從校門跑出來,將畢業帽子擲上高空,門外等待恭賀的家人高舉畢業寶貝的孩童可愛大相,全場歡呼,為面前踏向世界的第一步鼓舞。

cecilia_larsson_lantz-kungsträdgården-3930
圖:Cecila Larsson Lantz/image bank Sweden

/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2015年五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2 thoughts on “五月光亮

  1. 照片真美…
    可是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不知道夏令时到底是什么,只是此刻窗外的知了乱叫,分明感受到一股股热浪在外头放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