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丹尼


周六早晨,春日陽光乍暖,能夠出去陽台享受周末咖啡的季節終於降臨北國。此時見到肥仔丹尼剛踏進我們家前園,步履輕快、精神飽滿,之前籠罩眉間的擔憂蕩然無存。

「早晨丹尼!新工作如何?」我也隨著天氣佳而心情好。

「早晨!工作好得很,我們生產地板模組,還有牆壁、屋頂,我用這麼大的氣壓槍打螺絲,澎澎澎一連打幾行,好快。我跟一位阿叔同組工作,每天7時開工,我乘6時20分那班巴士,放下午4點,他們給我的工作服連鞋都是全新的。」他不住報告,瑞典文流利了許多。

「阿叔著我不用趕忙做,這工廠重質,我才曉慢下來。阿叔他好勁,三兩下便將幾塊厚夾板穿心打好釘。我們倆一個星期的數額已做妥,已經開始做下周的訂單。」

今天整個丹尼都散發著幹勁和正氣,是我認識他幾年來首度感受到的。終於擁有一份正職的男人,破釜沈舟、重拾自信,前路雲霧撥開了,前後分別如此大。

上周寫廚房裝修工程,丹尼就是我們僱用的幫工。過去三個月來,他幾乎每個週末都來「上班」,平日就上瑞典語移民課程,有散工做的話就去賺生活費不上學。

丹尼年紀才三十開外,在老家羅馬尼亞原是木匠。持歐盟護照輾轉在意大利、西班牙工作過幾年。七年前踏足瑞典,卻一直未能找到半份正職,語言隔閡是原因之一,只靠有限的人脈介紹散工,在碼頭幫忙修船燒焊、到別人的家園幫手裝修。自己一個單身漢,在一位瑞典籍老婦家租住房間。

年初見他愁眉苦臉,說終於完成瑞典文基本課程,經政府職業局發出過一百封的求職信,僅獲回音的兩個建築業空缺都需要駕駛執照,用英語告訴我:「在瑞典學車好貴,這陣子工作少得可憐,我很擔憂… 」

知道他連吃飯的錢也不夠,說連煙也戒掉,一包賣七十港元根本吸不起。超市豬肉減價,我多買了一塊叫丈夫給他。當是仍天冷,二百磅大胖子需得吃飽。

移民難以加入瑞典勞工市場是公認事實,教師要去開的士的故事常有。這邊廂政府不住耗資提高社會融合,那邊廂僱主一見求職信上的非瑞典姓氏便自動篩走。丹尼算幸運,後來經製造業獵頭公司覓到這份六個月合約的全職,「他們說我準時上班做妥工作,自然便會續約。」這亦是本地僱主近年的趨勢,我衷心的祝福他!

150430daniel
圖: 周游

/刊登於2015-04-3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肥仔丹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