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本哈根的魔幻時光


第一次到哥本哈根是幾年前替號外做性專題。

初夏六月午後陽光輕爽,特意避開哥城中心的遊客購物主道,穿梳旁邊小街亂。日光日白單身亞洲女子一個我,走入一二三四間性商店,有地牢雜物式的、有情意綿綿專給女士的、還有如今已關閉卻實情精彩的性博物館。全程沒有任何人給我投以奇怪目光,於是我看得很自在。

然後路過酒吧五六七間,日光日白傳來歡樂笑聲,我就如此想也沒想走進其中一家,酒保赤裸半身只打一條呔跟我微笑,旁邊一對美男對吻完畢轉頭跟我聊,臨走前送我擁抱兼一句Welcome to Copenhagen!

那晚從爵士吧出來,天色非光也非黑,那是長日接短夜的魔幻時光。前方有型酒店門外,幾個男子的身影跟聲線都是有型的。夜涼如水,漫步回酒店,大堂那位迷人易服接待員向我微笑說晚安。房間的椅和桌和水龍頭是五十年代的設計,我感覺身在一齣美麗如畫的粵語片中。

一個陌生城市的文明與開放令人感覺安全舒暢,此後每隔一段日子,我就乘四小時火車南下到哥本哈根,心情如像探望好朋友般。吸吸清朗的空氣、看點傢俱設計、點半隻燒鴨跟一瓶青島啤、在日與夜的不同時段散幾個步。

散步城中過馬路,中央火車站附近壯闊的大馬路上,總有三份一以上的面積是單車線。日間來來回回的單車上美女如雲,黑外衣下黑皮靴上黑頸巾接黑帽子,如果有幸遇上綠燈,便能見到那一身黑調原來有濃淡有粗幼地和諧融合著,直如北國此間日夜交接的那一刻魔幻時光。

有一回無人駕駛的摩登火車把我送到城外沙灘站,那天風大,遙遠他方有一排發電風車在海上轉,兩扇白色如巨大海鷗的翅膀,從瑞典飛來看風景。沒遇到預期中對對美麗同性愛人趟在幼滑人造沙灘上照日光浴,卻見到短裙妙齡少艾在追逐。

幾年後的初夏,我和友人站在台前第一排看Belle & Sebastian 演唱會,完場後因應興奮的心情越步越快。住宅區街燈亮亮,樹影輕舞,如果馬路對面的雪糕店仍未關門,我一定跑過去,再買多三球全城最美味的雪糕,朱古力配椰子還要榛子味道的。

而那杯最可口的青檸薑片薄荷蜂蜜熱飲所屬何家咖啡館,或許已經不重要了。只要閉上眼,仍然會感到透進玻璃窗的一撮暖暖陽光,還有是一室舊木桌木椅上的細細劃痕。哥本哈根根本是個隨意且瀟灑的城市,拼湊功力之深厚,就從無名咖啡小店到掛滿雀鳥標本的二手店散發夠本。

便記起冬日十一月的Vesterbro,住宅區不少地店都是獨立設計師的合作社,那個拼湊闊腳牛仔褲、紅木屐跟大毛衣的她,以及她畫筆下的大眼女孩。眼神中一抹真,沒防衛式的歡迎,於是我開始作夢,如果住在哥本哈根的回憶夢。

Screen shot 2015-04-17 at 10.40.29

文:周游 圖:Ching Siu Wai

/刊登於香港號外雜誌City Magazine 四月號附刊 Epoch: A City’s Day&Night

2 thoughts on “哥本哈根的魔幻時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