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金髮(下)


「我們這個班裡不容許任欺凌,如果你再覺得有人對你不公平,包括老師也在內,應承一定要告訴我們!」蘇珊聽到麗娜一番苦口婆心的安慰之後,剛才像要咬人的肉緊表情才放緩下來。麗娜趨前,給她一個擁抱,再加多句:「我很喜歡你這位同學的,我以前被人欺負,很明白你的感受。」麗娜一頭彩虹色染髮將蘇珊的黑髮遮蓋著。

在麵包學校女更衣室內目睹這個場面,聽著這些對白,當時我只覺戲劇化十足。事緣是蘇珊一直認為老師冷落她,自問天天上學出席率高,做的麵包也有水準,偏偏老師給的分數只屬中等。反而某幾位間中曠課的同學所得級別你她高。蘇珊越想越不忿,終於在那天臨放學前在我們幾個同學面前炮轟。沒料到麗娜反應如此強烈,更自爆自己以前也受人「欺凌」,那刻我恍然猜到她突出外表背後的故事。

麗娜年過三十,胖胖身型不算高,喜歡穿大紅大藍的外套,肩上斜掛粉紅色的書包,黑色工作褲口袋兩端掛著幾串粗銀鍊。大半年內原本金色的頭髮染過彩藍、艷粉紅、到最近的彩虹色。頭上又常戴著粉紅色的大型耳罩,換句話說,整個人的外表裝扮十分惹人注目。瑞典藉的她跟其他瑞典藉同學沒多兩句,不難看得出雙方都沒有興趣。

她口中的「欺負」情形近年在瑞典學校日益嚴重,小學生給同學以言語或動作騷擾,高中生在網上給人取笑外表或散播謠言。縱使學校跟坊間都有資源和組織去傳播正面信息及跟進,瑞典政府更設有熱線電話,讓學童有渠道求助,卻仍發生過年輕學生因而自殺的慘劇。

我留意到本地最高流量的免費日報,這年間趨向報導一類社交網絡「新聞」。例子如某某少女在學校常遭人嘲笑肥胖,她沒有消極氣餒,反而在面書貼上自拍照,附加真情文字一段,激勵其他人更要自愛,勇於向批評自己的人說不,日報文章通常強調「得到幾百次分享及過千個讚」。起初讀到時我覺得有點兀突,這也算是新聞嗎?後來出現多了,開始感到字裡行間散播的正面能量,就覺也是好事。

或許「金髮美女」只是一個幻象,任你燕瘦環肥,最能忠於自己的,就是美麗的人。

mobbning i skolan

圖: 瑞典學童在學校受精神或肉體上欺負的情形日益嚴重,小學生給同學以言語或動作騷擾,高中生在網上給人取笑外表或散播謠言。圖:Mikael Persson

/刊登於2015-04-16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天生金髮(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