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金髮(中)


班上四位瑞典土生土長的金髮女子,只有一個一直沒染髮。娜坦妮跟上周寫過的祖安娜很投契,學期初兩人已經常走在一起。大家在麵包工場上課需要戴帽和換上廚師服,我便分不清她倆誰是誰,情況大概如她們也分不清中東或亞洲裔同學的面貌一樣。

娜坦妮身型比祖安娜略胖,身高不及她,但其實五官標致,見她有時化了點妝,擦了睫毛液,便又是年青美女一個。娜坦妮年紀比祖安娜還少,得廿六歲。只是眼神總沒祖安娜的精靈,精神不比她飽滿。於是驟眼比較,就輸了那一點點。

不久我便知原因。娜坦妮的孩子才一歲,剛學曉行路。我們每周有幾天早上六時開始的課,就由丈夫帶小兒上幼稚園,跟班上其餘為人父母的同學們一樣。娜坦妮丈夫跟她年紀相若,亦剛同時重返校園,正在大學上課。一家三口住在自置的小屋,還有輛小車,生活就靠之前的工作積蓄加學生津貼及貸款維持。

最記得學期初某天,大夥兒在看老師示範做麵包,娜坦妮提到丈夫的食物敏感,說很麻煩。老師微笑,問她們兩個年紀多大、一起多久,然後若無其事的說:「年紀輕輕當父母,通常一兩年內就會出事。」大家聽了都當笑話一樣,娜坦妮笑得最大聲,說老師「你不好人!」

新年後見娜坦妮長長金髮下雙眼很疲累,清晨在更衣室跟同學們投訴孩子夜晚睡不好,丈夫放學後沒幫忙做飯,髒衣服堆滿又不理。投訴越來越多,她遲到和缺席的日子亦如是。沒料到老師「一語成懺」,兩人的關係終於決裂。

由輕鬆女郎變成單親母親,娜坦妮的小胖身型明顯地消瘦。某天在車站碰到她,我問:「你當夜班時誰幫忙看孩子?」「輪到我時多數是我媽媽,輪到他時就是他媽媽。」「你一定很掛念孩子了?」「非常巨大的掛念。」

賣屋、搞法律程序、重拾故業在商場當夜班守衛,娜坦妮說起感覺辛苦的時候,眼神裡沒有哀愁,只有空洞。

老師好人,讓她遲到早退,測驗另定日期。有天下午陽光明媚,投進麵包工場裡。娜坦妮要照顧孩子不能回校,卻帶著金髮藍眼的小兒子回來探班。可愛的人兒,連老師都用蛋糕逗他。那一刻見著娜坦妮輕輕掃著自己的長長金髮,望著小兒子深情微笑,我便知道生命中的這一關,她已經誇過了。

/刊登於2015-04-09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天生金髮(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