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六歲兩女之父


「唔好嘈!」丹尼經過時再次笑呵呵地說。雖然已是今日第七次了,每次他的半鹹淡廣東話響起來,都惹得我哈哈大笑。同學美琪也是香港人,佻皮的她忍不住用廣東話向丹尼扮惡:「衰仔!」好笑的是,那句「唔好嘈」其實是起初美琪嫌他上課時多多聲氣,開玩笑鬧他時說的。

於是我又淘氣起來,叫丹尼:「不如你學講靚女吖?」他二話不說便叫起來:「靚女!」

每個課室和辦公室總有一個愛搞氣氛的人,丹尼就是我麵包課程班上的這個「角色」。有一回老師講解完麵包製作過程問:「有無問題?」「有呀!」丹尼舉手:「可否給我抱一個呀?」大家發笑,老師報以一個「估你唔到」的眼神,丹尼已上前輕輕送抱。

廿六歲的他表面好玩,低頭工作時表現認真。我們學做酒心朱古力,他用手指頭沾少許顏料,在塑膠模上輕輕一抹。做出來的調溫黑朱古力面上便泛起一撇顏色,粒粒效果不同非常吸引。

起初得知他已是兩女之父時我著實驚訝。以前在電訊公司工作,如今立志成為出色的蛋糕甜點師。有時放學後或周末還要兼職,有時我們下午才上課,他會先帶女兒上幼稚園,然後步行十多公里作運動。「我還會在星期日煮定大飯,成家人全週都有食物。」

在瑞典要照顧一頭家,沒上班反而全日上學者大有人在,例如丹尼和我。能夠實行有兩大原因:一是擁有歐盟國籍就可免學費,二是學生有權申請政府每月補助以及低息貸款,為人父母者更兼有每月子女津貼。三項都有的話,每個月可有接近一萬港元「收入」,足夠交租開飯。

瑞典電視節目「萬里尋親」專替小時給領養的瑞典人尋根。丹尼那一集裡,他答主持人:「我是為了孩子,將來她們會察覺到爸爸跟祖父母的膚色不一樣。」在哥倫比亞跟血源家人首次團聚,鏡頭前只見他的親生母親跟姊妹們個個都哭起來,丹尼亦然。老媽說:「我很後悔把他給了別人,但見他在瑞典成長美滿,有自己的家庭,也就安心了。」

daniel

圖: 丹尼長相有點像中國人,低頭在大蛋糕上酥顏色時,猶如一代宗師在揮筆提字。圖中的杏仁餅糖雕塑是他和同學瑪蓮的合作功課。圖:周游

/刊登於2015-03-26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廿六歲兩女之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