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男女平等


三月香港的記憶於我,是潮濕得西貢面海小窩居的牆上會微微滲出水珠。三月的北國呢?雖說是回春之月,然而天氣仍冷,雪仍會下,厚重的大衣依然天天掛在身。慢慢地,抬頭會見到大樹稍開始在醞釀初葉,地上積雪忽然會綻出幾株輕輕的嫩芽。那是春天的第一個信差,野生的小小番紅花,以最常見的紫色或黃、白色在平常人家的園子裡告訴你:hej!春天來了!

春天氣息,含苞待放,不難便聯想到少女們飄逸的長髮、輕盈的笑意、以及那張無愁的臉龐。且慢,那可能只是台灣文藝小說的女主角。2015年典型北國少女的氣質絕對不是那樣的,瑞典一般十四、五歲女生的常見表情,要幾cool有幾cool。因為上學不用穿校服,穿戴一身化個靚妝,手袋作書包,發育完全看上去像個香港OL的,大有人在。

close_up_of_blooming_crocus-t2
圖源: 網絡

我總笑說是北國水質跟香港不同所致,令她們外表成熟。少女們都愛說話,聊八掛談男友上咖啡館周五晚去跳舞,跟全世界少女們在幹著一相樣的事。瑞典的文化跟教育注重個人獨立思考,父母會跟子女討論新聞,學校會主導學生關注世界和環境。近年瑞典媒體不斷聚焦在社會的公平分配及男女平等問題上,我覺得甚至有點過了火。

我城中心的游泳池最近發生了一件事,一位十四歲女學生赤裸上身,從更衣室出來上準備上游泳課,給泳池員工阻止,著她一是遵守泳池規則,穿回比堅尼上截,一是自行離開游泳池。她選擇離場,是代表堅持自己所信的:「為何一定要我穿回上截?這裡沒有一個男子有穿。許多人都開口說自己是女權份子,我以行動證明之。要改變社會的話,四處齋講是不足夠的。」

幾年前曾有一群女子在那裡露胸游泳,有泳客向員工投訴,此後泳池才立下規定,在場內必須穿著泳褲、泳衣或比堅尼。如今那位少女學生事件已成為新聞,大概全校都因此而認得她了。問題是她的舉動,是否如她所言反映到她的信念?她意圖發放的信息在該環境及情況下是否有效?抑或是,她其實越過了界線?

北國新一代父母亦很重視男女平等課題,某日報專欄作者刊登了一封公開信,給她肚子裡面隨時出世的baby兒子。「任你將來或強或弱,勇敢定懼怕,你都擁有最大的自由和權利去感受,當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不會因為性別受到任何限制。」有年聖誕在女兒學校參加聖女露西亞慶祝活動,女兒的男同學也是上三年級。當日他沒有像其他男孩子般穿上薑餅人服飾,反而加入了女同學們,穿了長長白袍,頭戴洋燭冠。那是他自己的選擇,爸爸媽媽支持亦尊重,學校和同學們也完全接受。

然而同一事件在某高中重演時,有位少年男生提出想當聖女露西亞,希望在學校慶祝日帶領一眾女同學列隊唱歌。可是校長以「露西亞原是女子身份」來推辭,男生認為這個做法有違學校支持男女平等的原則。他的同學們亦以簽名運動作支持,後來校長索性決定取消慶祝活動。

堅持信念走在前端,挑戰既定規條的年輕人,在香港、在瑞典,都同樣地勇氣可加,都往往令所謂的大人們有所反思。

/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2015年三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One thought on “北國男女平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