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身份


「你看我的肚皮!有無好貼士解救?」蘇珊在麵包學校更衣室問我。「哈,我的一模樣喇!不就是我和你都有三個孩子的代價!」

我和蘇珊同路放學,繼續在電車上談湊仔經:「我還想要第四個孩子,追多個仔添!我表妹在德國看私家醫生,說想要仔,醫生計準數又配藥,果然一索得男!」我不太相信這些,唯有說:「但瑞典沒有這種服務哩,連嬰兒性別都不會透露。」

「你今年幾歲呀蘇珊?」她忽然轉輕聲線:「三十二。我很喜歡小朋友,現在有了自己的屋子就更加想再追。待夏天畢業後便再說罷,還要找工作。」忽然又愁眉苦臉了。

蘇珊跟丈夫從伊朗搬來瑞典五年,一直當家庭主婦,一邊上瑞典文課,去年秋跟我成為同班同學。記得開課第一周跟她聊,說起她跟不上老師的瑞典文,同組的瑞典同學又不理會她,說到哭起來。當了十幾年家庭主婦的我重新上學,很明白她的狀況,安慰她時同時鼓勵自己:「我們來這裡是學習的,一年很快就過,別讓他人影響你。」

去年瑞典一共收容了83,000名難民,自從夏季以來每周約有2,000名難民抵達,是繼1992年波斯尼亞戰爭以來最大量的難民潮。大部份來自戰亂地區包括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及非洲厄立特里亞,被分配都瑞典各省的難民收容所暫居,每月獲補助金,孩子可以上學,漸漸在北國重建新生活。

瑞典是個多元文化國家,平日電車上的乘客除了本土瑞典人,最多是中東和東歐人加少數印度、泰國和華人。然而社會裡各種族的融合不算好,工作場所常有懷疑歧視的情況出現,卻同時是這個表面開明公平社會的禁忌話題。瑞典人坐辦公室、中東人開薄餅店和髮型屋、華人開餐館。住了多年,我從沒在大商場時裝店或咖啡室見到戴頭紗的中東籍店員,反而在倫敦巴黎是很平常的事。

蘇珊很在意自己的移民身份,有時埋怨瑞典籍老師只照顧瑞典籍學生。我就開解她:「是他們喜歡圍著老師聊罷了,你要發問就直上前直開口,我也是這樣子的。」「對對對,快快上完課回家看孩子,我好掛念他們哩!」

人移別鄉,無非為了追求安定生活。社會大氣候或許需要時間改變,個人就只有盡力聚焦好的方面。

_05ZI002_

圖: 瑞典是個多元文化國家,平日電公上的乘客除了本土瑞典人,最多是中東和東歐人加少數印度、泰國和華人。圖:Laholm utan gränser

/刊登於2015-03-05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移民身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