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兩對中有一對


「我爸的女友一直好好的,最近忽然另結新歡,搞到我爸抑鬱咁款。」十六歲的妮歌蓮真是個咀不停的少女,雙手一邊把四條麵粉條結成辮狀軟包,一邊在七情上面地告訴我們他爸爸的最新消息。

「那你爸爸有沒有哭?」旁邊廿三歲的費力經常用言語捉弄她,眼睛連望也不用望著麵粉團,一雙手熟練如機器。妮歌蓮煞有介事地答:「有!」

在麵包蛋糕工場實習的最後兩周,我調了在麵包部工作。隔天必做的是孖辮軟包,兩個師傅加兩個實習生,圍在大木桌邊動手工作時,大家都會閒聊。妮歌蓮是高中二年級學生,選的正是上周專欄寫過的麵包蛋糕師課程。肥妹一名,性情開朗,甚麼都敢說出口。短短幾天相處,她男友、好友、老師、同學、以致離婚已久的父母大小故事,我們都聽過了。

當她說到爸爸有哭時,我抬頭見她眼裡一絲擔憂,於是轉話題問:「你的同學們,是否許多父母親都是分開了的?」她若無其事地開始在數名單:「有呀珍啦、呀珠啦、寶榮啦、耀輝啦… 好多個呀。」

我家兩個女兒在上小學,她們不少同學都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瑞典文中有幾個日常用詞,把繼父母或父母親的新伴侶統稱為「假扮爸媽」、「花紅爸媽」甚至「塑膠爸媽」。許多孩子們都有兩個家,離異的父母們通常都平分監護權,孩子輪流到爸媽家居住。父母結識了新伴侶後,更會有「花紅兄弟姊妹」加入。

按瑞典統計處報告,每年平均有4萬對伴侶註冊結婚,同時有約2萬對夫婦申請離婚。換句話說,每兩對夫婦中便有一對離異。2013年瑞典離婚個案數目達25,100,是自1975年來的最高紀錄。女兒同學的父母便是其中一對,雖說是越來越普遍,爸媽決定分開,對子女一定有影響。學校的輔導老師定期跟女兒同學會面,我見她爸媽也盡力如常配合女兒的課餘活動。

瑞典夫婦的離婚年齡亦非你想像中年輕,婚姻平均已經歷了24載。我實習的胖子工頭阿迪年紀50開外,結過兩次婚,共有7名子女,我問:「誰去誰家過節慶祝會否很頭痛?」他笑瞇瞇搖頭:「孩子們都互相扶持,小兒子都17歲了。」

麵包師傅英國人阿萊63歲也離過兩次婚:「三個孩子跟我說英語,跟一個媽媽說瑞典語,跟另一個媽媽說芬蘭語。」說時平常得可以。

敢以這篇祝你後日情人節快樂!

Elviras-familj

圖: 八歲的Elvira自畫「我的家庭」:親生爸爸52歲,39歲媽媽跟42歲Patrik再婚,生了4個月大的「花紅細佬」Loke,12歲「花紅家姐」Linnea是Patrik跟前妻的女兒。這樣的家庭組合在今日的瑞典很普遍。圖:Brista Sweden.

/刊登於2015-02-12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3 thoughts on “每兩對中有一對

    1. 是雜誌改版喇,那是預期中遲早的事,原來也寫了兩年多。我自己也好希望能有空多寫,但目前先要兼顧麵包課程跟家人,寫字要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