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低賤的工作


「士多啤梨要多,要把下面的忌廉盡遮蓋。」丹尼面無表情地拋下一句,像評語更像命令。那是去年聖誕前夕,我在麵包蛋糕工場實習的第二天。

丹尼今年才二十五歲,少年時代已跟父親到工場兼職。高中畢業後,當過油漆工人等體力勞工,後來還是選擇做蛋糕甜點師傅。他是全廠最年輕的男員工,即是說,視力跟效率都明顯比其他老僱員好。除了做餅點,還負責按是日出貨列單做妥分配及盤點工作,確保司機們在晨早時份,將正確的麵包蛋糕款式及數量運抵城內所有分店。

年輕力壯的丹尼已是兩個幼兒之父,每日清晨三、四時開工,黃昏需要早睡,我問「你怎樣找時間跟孩子相處?」,這陣子我自己身同感受,黃昏七時便跟家人說晚安。「中午前下班後先睡一會。」

想像你才畢業幾年,同事九成都是阿叔輩,丹尼間中見蛋糕不夠美觀會高聲大罵。起初我覺得他太惡,每每他的繼父胖子工頭聽到,會氣定神閒回一句「係咩?」我便忍不住暗笑。

瑞典的學制跟香港或英國制度不一樣,而是與歐洲大陸其他國家大致相同。小學讀九年,由第一班至第九班。到十五、六歲入讀三年制高中時便需要選科。除了社會及文理本科課程,還有職業訓練學科,為不打算入讀大學的學生培訓未來職業先修資格,包括酒店餐飲、經濟、工商管理、護理、體育、學童及課餘活動、水電技術、運輸、建築、工業技術、農業及自然科學,更有偏門一些的航空、航海業課程。我城有一家高中提供麵包糕點師三年制課程,學生除了基本語文數學等科目,每周有一天在廚房學做餅。

北歐國家的教育理念,是鼓勵個體人格跟知識的栽培與發展。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十八、九歲高中畢業去當酒保的資格是要讀的,當建築工人日出而作的年輕人都是自己的選擇,沒有人對自己的職業感到特別羞恥。一來是瑞典的工、商業比例較香港平均,二來是一般人對工作跟私人生活的界線分得清楚,每種職業都有其功用,壓力亦因而減少。

另一個因素是薪金差別。我認識幾個二十來歲女子,堂堂正正告訴別人:「我做打掃的。」據統計在斯德哥爾摩,一位36歲有5年經驗的打掃工人,平均月薪約為港幣18,000。嘩掃地都賺萬八?你沒看錯,除去省縣稅、教會及殮葬預收稅項後,平均月入約為港幣14,000。老實說,在北國過普通平民生活算是應付有餘。像丹尼一樣的年輕父親,比比皆是。

SIDC

圖: 瑞典以及歐洲國家的基本教育理念,是鼓勵個體的人格跟知識的栽培與發展。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圖:Aline Lessner/imagebank.sweden.se

/刊登於2015-02-05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3 thoughts on “沒有低賤的工作

  1. 很喜歡這篇文章! 每星期都期待著你的文字, 給我這個離家很遠的人有一點安慰和鼓勵. 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