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車記


「嘉蓮娜,快來!」英姐在後門附近高呼過來,聲調帶點緊張。當時我們在做拿破倫蛋糕,正將鮮打忌廉塗勻在脆餅底上。嘉蓮娜連忙放下長刀,快步走出去。幾分鐘之內,麵包糕餅工場的員工個個都出了去,只剩下我和另外兩個實習學生。心想: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麵包師傅阿萊邊進邊報告:「有車賊!嘉蓮娜的車差點中招,幸好英姐在後門食煙發現,立即入來拉馬擒賊,原來是個小子。」阿萊本是英國人,說瑞典文時口音濃厚,平時說話都很大聲,今回更是七情上面:「他們報了警,現在大夥兒在看守著偷車賊仔。你們要不要出去看看熱鬧?」

已經是早晨七時半,北國天仍未光。看來嘉蓮娜會在外面獃上好一會,見阿拓叔叔回崗位了,我猶豫了一陣,決定上前問他:「阿拓,拿破倫蛋糕面層是否搽紅莓醬?」一向面容嚴肅的他答道:「紅莓醬加白糖漿。」

風平浪靜的工場今日忽然捲起一陣浪,大家說話都多了起來。丹尼是全場最年輕的伙子,他是擒賊隊之一:「我用手機燈照入司機位,見他半睡狀般,頭也垂得歪歪,就知是個癮君子。」我心裡打了個顫,居住了瑞典十五年,感覺才第一次跟「罪惡」貼得那麼近。

這時嘉蓮娜回來了,見我已完成拿破倫蛋糕便道謝。我又見她很冷靜,才敢問車子情況。「暫時開不了,已經拖了去車房修理,不過有保險,問題不大。」

後來我們繼續做了四十八個朱古力慕絲蛋糕,再加十五條布達佩斯蛋卷。過了下班時間十分鐘才完成,嘉蓮娜有點緊張,收拾時手腳特別快,臨走前過來按著我的臂膀說:「對不起,今天令你添壓力,幸好有你幫忙,謝謝!」在香港加班,怎會有上師跟下屬道謝的?然而瑞典人的確會在下班前互相道謝。我有點措手不及的是嘉蓮娜真誠的眼神:「你真的不用多謝我,應該是我謝謝你才真,你教曉我許多東西哩!」她深深微笑,又說多句多謝。

我第一天來實習,便跟隨五十歲的嘉蓮娜做蛋糕。她說話聲調溫柔、節奏緩慢,跟紮實外型不相配。麵包糕點行規是員工必須戴上帽子以保障衛生,嘉蓮娜喜歡把鴨舌帽掉轉方向。她指導我的時候,每一個步驟都先解釋清楚,再示範做給我看,然後讓我試,中途總不忘提點細節:「可以這樣把多餘的忌廉刮走。」「可以用圓頭扁刀先把朱古力醬撥到邊緣。」等等等等。我是幸運的學生,遇上一位慷慨的好老師。

150129

圖: 已經時早晨七時半,北國天仍未光,嘉蓮娜的車子正給賊人覬覦。攝影:周游。

/刊登於2015-01-29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偷車記

  1. Pingback: 偷車記 | 周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