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頸鹿羅夫


某天在實習的麵包甜點工場做完兩盤莫可咖啡小蛋糕,正在收拾準備下班,胖子領班遞給我一個蛋糕盒:「給你帶回家的。」「謝謝! 甚麼來的?」「幾件杏仁忌廉包跟公主蛋糕。」

實習兩星期,已收過三次免費蛋糕和麵包。大概是領班見我免費勞工兼在聖誕前加班,凌晨一時工作至中午,幫忙趕製聖誕蛋糕。帶著自己有份做的糕點給家人嚐,總是一件開心事。臨走時跟雲石枱對面的羅夫拜拜,胖子領班說:「你回來時羅夫已身在泰國哩!」

「陽光與海灘!幾時回來?」「會逗留三個月。」我不禁羨慕到出聲:Wow!心裡同時想:四月尾我已實習完畢,回校繼續上課,看來今天是最後一回跟羅夫見面了。於是我繞過雲石枱,上前給他一個大擁抱,他一貫酷樣說:「稍後再見!」

跟孩子描述麵包工場的幾位叔叔嬸嬸長輩時,我給身高六呎二的他起了個外號為「長頸鹿羅夫」。他很高很瘦,天天穿著藍色的工作長袍,露出下面的西褲和皮鞋,棕色皮鞋大雙如鱷魚,染滿麵粉和忌廉痕跡,明顯沒閒情跟其他人一樣穿正宗工作褲子及防滑鞋。

每天清晨我站在雲石枱一端,把士多啤梨、小柑和啤梨切開,逐片逐片擺在大中小三個尺碼,共十多二十個蛋糕面上的時候,對面的羅夫都正在提著捲軸,將長如一匹布的鮮綠色糖衣,舖在三層長方蛋糕上。這個步驟很考工夫,位置不準確糖衣起皺的話,隨時連累下面用忌廉「批盪」完美的圓拱形蛋糕,之前的一番功夫便白費。

每天此刻,我都會停下手,望實羅夫的整套動作。糖衣如一張貼身棉被包在蛋糕上了,羅夫以雙手掌輕按兩邊穩定位置,提刀先沿邊切去多餘糖衣,再用尺量度闊度切開每件餅。兩行長長蛋糕已切成幾十件,羅夫用小紙筒把紅莓果醬、青檸果醬作畫筆,在每一件綠色糖衣面細心地畫上一株小花小葉。隨後洒上白糖粉,用大平剷一次過將五件餅擺好在大盤上。全部放好了,瑞典人最愛吃的經典公主忌廉蛋糕便製作完成,準備出廠運送都城裡的咖啡店。

工場裡有四位經驗老到的蛋糕師傅,一把不銹鋼圓頭長扁刀在他們手中,直如武林高手的一把劍。我手腕扭盡,努力地把咖啡朱古力醬在小蛋糕面上搽抹出一片均勻薄層,弄極也不好,身旁的胖子領班經已無聲無影地搽好第六個蛋糕。他們每一位都沒多說話,除了兩節休息,每日七個半小時都在低頭專心做蛋糕。有機會的話我想問問他們:「十幾廿年日日係咁做,感覺其實係點?」或許,羅夫每年到泰國渡一個悠長假期就是答案。

img_2479_princesstorta

圖: 瑞典人最愛吃的公主忌廉蛋糕,鮮綠色的香軟糖衣外層是經典標記。圖:Maia Brindley Nilsson

/刊登於2015-01-15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