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之城里斯本


DSC_0062

「每到一處新地方,總有一種新鮮的浮躁。」出自香港漫畫家兼作家歐陽應霽的這一句話,把人的本質形容無遺。二十多年前在他的作品中讀到,自始一直印記我心。

此後每次出門旅行,遠近地也好,都深深感受著那種新鮮的浮躁,時刻隱隱搔著癢一樣。大概人都是貪心的,都想在最短時間內取得最多最多。近年的旅行伴侶多是家人或女兒,實際情況不允許一日之內快閃四、五個景點,步伐慢了下來,看的風景走的道路都大大不同。浮躁仍在,我就學懂將其部份轉移都人的身上。我很少按旅遊書的推介去找吃的,反而會隨心隨感覺,走入地道咖啡店或小餐館,看旁邊桌子的人在吃些甚麼,也就跟著點來試。十居其九都是簡單的餐吃,往往既便宜又美味。有時跟侍應聊一會,更會瞭解到旅遊網頁沒觸及的話題。

DSC_0090

最近到葡萄牙里斯本周末短遊,有晚在市中心其中一個大廣場附近找吃的,經過一家佈置簡單,卻幾乎坐滿客人的小餐館,感覺應該錯不了。胖子侍應推薦葡國人最愛的煎鱈魚bacalao,記得以前在馬德里試過一次地道的鹹醃吃法,覺得乾身得來,還是港式蒸鹹魚美味得多。這一回吃煎法,口感較佳。

上甜品時胖子跟侍應聊起來,我問:「為什麼廣場兩面的住宅舊樓,最頂兩層都是空空的?」胖子收起笑容認真地答:「里斯本一般人平均每月收入得五百歐元,根本負擔不起在市中心租屋。我一家五口,又要照顧外父的生活費,跟所有人一樣只能住在近郊,每天坐兩小時車來回中心上班。」

DSC_0067

里斯本的美麗在於她的古舊,你去過的話一定同意。作為遊客,你亦一定有乘坐英國製造的28號老電車,沿著狹窄的石路上山頂,某些位置份外窄,伸手出窗外幾乎會觸到兩旁老樓房的門窗。我們在山城上隨意行,沿途見到許多老屋子的窗戶門口都封了磚,想是樓宇太老要待修葺甚至拆卸,但我更相信真相那是經濟衰退環境下的證據。

作為一個歐盟國首都,里斯本的氣氛彷彿在半沉睡中,沒有其他大城的急促與精力,大廣場上只得遊客在舉起手機替紀念柱拍照。購物大道也不見人多,卻因此而感覺舒服。

DSC_0594

城南Belém區沿海的散步道可通向旅遊景點Belém Tower,十六世紀早期興建的海中石塔是座古老監獄,收押政治囚犯。從最頂平台往下看,大西洋流進海港的暗湧打在石塔底部,在日落下顯得蒼茫,跟對面遊艇小碼頭邊Altis Belém Hotel&Spa的白色摩登建築外型,成了強烈對比。

DSC_0108

假如市內一眾舊城空屋是葡萄牙面對的現實,這家獲獎的海濱酒店的簡約黑白設計便是前望的象徵。它的BSpa by Karin Herzog 不但是全葡萄牙唯一家瑞士品牌的豪華spa,連續於2013及2014年奪得「世界豪華之Spa」榮譽,酒店的Feitoria Restaurant & Wine Bar更是過去三年均獲米芝蓮一粒星。這一切的華麗跟海濱另一端,里斯本名勝中世紀Jerónimos修道院內的寧穆又成強烈對比。

/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2015年一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攝影:周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