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馬路


你是知道的,今年的聖誕節將會以前所未有的面貌等著你。於一切一切大餐、禮物、派對之前之後,你會有知覺、有意識、有目的、有企圖地,走向城市繁盛的馬路大道中間。你將會走進、坐進、甚至趟進,群眾之中,於這個璀璨燈飾照萬家、五顏六色七彩幻閃的大節,你只選擇一種顏色。

一種屬於太陽、象徵正義的顏色。群眾當中或許各有別號,或許各自各在說話,那其實都不要緊。你知道只要群眾都在,都在一起,最重要的已經在發生。如是這般,今年的聖誕節,將成為你人生體驗中最有意義的一頁印記。

才不久之前,秋天伊始,北國這邊也一樣彌漫著一片黃色調。灰灰陰天跟濕漉漉地面之間,大樹們個個頭頂都簇擁著一鼓一鼓黃葉。微風輕送時,黃葉團在搖曳同起舞;大風突襲時,黃葉團會集體並肩作響。

大抵是今年夏季大自然心情奇佳,瑞典的艷陽實在燦爛得可以。無與倫比的盛夏過後,整個秋天幾乎都在下雨,外出都常常要撐起傘子來。我家沒有黃色的雨傘,卻有彩虹設計的傘子。在秋風秋雨中撐著行,低頭便見飄落滿地的黃葉兒。

我就會記起七月下旬在香港,跟朋友從中環步行到上環、在灣仔走向銅鑼灣。沒可能讓人低頭慢行的城市街道,周圍三百六十度均有人有物有聲有畫在同時進行中。三十多度氣溫下籠罩全身的炎夏揮汗感覺,既是十多年沒體驗的久違,卻又像灌了四重份量espresso的某種沸騰亢奮。生命力在北歐是一磚冰,以恬靜的堅毅,慢格甚至定格出現;而香港的生命能量是一縷蒸氣,熱烈激昂,停留一剎那也嫌太久。我一直認為這就是我所認識的香港。直至後來在馬路中央發生的,一天疊一天,年輕的靈魂統統化為堅剛的磐石,就正正坐在馬路中央….

馬路在瑞典我城的面貌迥然不同。我家附近有一個全新發展的住宅新區,每一棟大廈的外型設計水準都高,線條清朗氣氛舒爽,是為廿一世紀的北歐建築新風格。市政府的城市規劃路向有個名堂為「稠密化」,目標是在鄰近中心、建設交通和設備都便捷的社區。於是N個發展商在同一塊地上各自興建三四座新廈,十多棟獨立好看的建築物被堆在一起,成了一幅不和諧圖畫。為了達到低碳環境的目標,原本穿越小區的一條要道,由雙線行車道改為單線,兩個方向線中間更加設了闊闊的草地。於是造成日日塞車,廢氣環迴立體排放,原本的漂亮目標變成反效果。然後一定是投訴過多,舖好的路又再重新掘起,草皮消失,路障圍欄中至今仍在改道。

改道改道,冥冥中成就了今年的重大象徵。不單是我熱愛的香港,未來的巨變正在編寫中。我自己亦踏上了新路向,緊湊的麵包甜點師訓練課程讓我無暇投訴瑞典的黑冷秋天。2014之秋或許真屬多事,然而我相信這一切都是朝著正確的、正大的方向進發。前面的聖誕節,我會在廚房跟孩子一起動手焗製瑞典傳統餅點 : 藏紅花味貓貓麵包、肥豬羊咩薑餅、甜酒可可朱古力…

願香港我城聖誕平安,大家聖誕快樂!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4年十二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