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人與紋身


「有紋身就是黑社會」,好像依然是今時今日不少香港人的印象。十月佔領運動期間,旺角街頭傾巢而出的所謂MK朋友們,手臂可能都配戴一條金龍兩頭青虎式的紋身,那是港式文化中某種「身份象徵」。

小時候在徙置區長大,紋身漢都是街坊孩子們知道要避開的壞人。長大後在工作環境及朋友圈裡,只遇過三數過有紋身的人,還是很含蓄那種。曾有同事往曼谷旅行幾天,回來後展示背部肩骨位置上紋了的一小朵紅玫瑰,也頗美麗。

移居瑞典後,相識的紋身人數量倍增。有位親戚在小腿內側紋上紅玫瑰。最近在學習的麵包甜點課程,十七個人當中的三位紋身都是廿來歲,女的在背肩有幾行斜體字,男的在頸側紋上兩句詩,效果還真搶眼。

瑞典社會價值觀跟香港很不同,紋身與打扮是個人選擇,與女士們紋眉般相若。女兒以前的幼稚園,有個年輕老師打扮是重金屬型,經常全身黑衣,鼻孔和耳朵掛著幾個銀圈。幾歲的小鬼們一樣跟她玩成一團,也沒聽過其他年長老師或家長們說甚麼。我亦認識有紋身的小學老師,說話行為也有紋有路。

最近看到一張新聞照,背景是法庭,受審犯人是三年前奧斯陸政府總部爆炸事件,引致八人死亡的極端右翼恐怖份子Anders Breivik。令我注目的是圖中正在押送犯人的警察,其短袖制服露出的雙臂都滿佈紋身,我還是打了個突。

跟挪威警隊一隊,瑞典警隊和軍隊沒有明文規定禁止屬下警察和軍人紋身,而會視乎個別情況判斷,只要不帶威嚇或性別歧視,跟部隊的價值觀不相違便行。美國軍方也更新了規定,禁止軍人於頸部和頭部紋身。

反而服務性行業在這方面比較嚴厲,北歐航空、瑞典醫護界及餐飲服務業中,不論紋身、飾物或身體刺孔都被禁止。大型旅行社就相反,許多年輕領隊們都有紋身,底線自然以不帶侮辱性。

我城最近更舉行了大型紋身展覽會,讓業內人士交流,據說近年的紋身圖案潮流回歸老派,過百年的海員傳統紋身標記如船舵、燕子等已成經典。年輕人覺得好看,卻不知道各有其義,原來一隻燕子代表海員已航行了5000海里之多。斯德哥爾摩海事歷史博物館的海員紋身展覽已舉行了近兩年多,吸引到大量平時不入博物館的瑞典青年群眾。

79201111011828

圖:瑞典社會價值觀跟香港很不同,紋身與打扮是個人選擇,與女士們紋眉般相若。圖中瑞典人在手臂上刻上「爸爸、媽媽、姊妹」。 圖:Anna Källström & Pekka Palomaa

/刊登於2014-11-06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