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早上的愛爾蘭咖啡


「我想要兩個丹麥黑麥包,還有這個五仁圓麥包。」我掏出錢包準備付錢,店主安娜莉笑著搖頭道:「不用付了,你在這裡工作出力,也應該得到點回報的。」

在小型麵包店實習,每天清晨拐進住宅區,在某大廈樓下總遇上戴著耳筒、踏單車來派早報的信差。暗黑街燈下慢慢步下梯級,不想踏在給雨水打得濕滑的秋葉堆上。此時下面會飄來一陣新鮮出爐的麵包香氣,我便立時精神一振。

麵包店佔兩個舖位,左面是營業店、店後面和右面是麵包甜點工場。白天站在長木桌前工作,一雙手忙著在分切、量重或搓摺麵團,耳朵傳來電台成天播放的幾首流行曲,桌前大玻璃窗是最佳的立體電視。有年輕父親推著嬰兒車,束著時下流行的耶穌鬍子。有妙齡女郎頭頂大髮髻,頸上的厚圍巾半掩著下巴。有熟客伯伯經過,敲一敲玻璃兼送上陽光笑容。有身披白底黑圓點膠雨衣銀髮婆婆除除步過。

馬路對面是個大墓園,外圍大石牆半身高,後面一排大樹掛滿秋色黃葉。這個北國十月一直在下雨,大樹在秋風搖曳如舞間,掩映綠草玻上一塊塊矮石碑,有些下面種著一兩束花。瑞典墓園許多都寧靜詳和,簡單石碑上都沒有照片,只刻有名字和生死年份。

馬路中間是電車道,忽然有輛黃色老款電車駛過,在此城居住十多年也從沒見過的,我禁不住叫麵包師傅看,小胖子抓下了頭上的白色帽子,「噢?」一邊擦著額前的汗在說。

星期五是一周最後的工作天,碰巧又是支薪日,清早七時多,店裡新鮮出爐的各式蛋糕型甜包已賣得七七八八。不同口味如杏仁雲呢拿、蘋果、藍莓、以及瑞典人最愛的肉桂甜卷,都給附近上班的人買回公司作假期前的咖啡甜點。

逢周五就份外有好吃的瑞典辦公室習慣,於這家小麵包店就更形可愛。那天大家得到胖子師傅現場調較的美味愛爾蘭咖啡,半杯香濃espresso咖啡中下點威士忌、少許沙糖和鮮打忌廉;安娜莉又端來幾枚她剛剛手製好的香草聖誕紅酒味精裝巧克力。才不過早上十時半,稍後兩位麵包師便下班回家酣睡。餘下的三個多小時,我帶著微醉動手製作聖誕小甜豬,臨走時還帶著幾條美味麵包回家去。

圖:每天清晨拐進住宅區,在暗黑街燈下慢慢步下梯級,此時下面會飄來一陣新鮮出爐的麵包香氣,我便立時精神一振。圖:majorna.nu

/刊登於2014-10-30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