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才是靈魂


八、九十年代香港有一家走中檔路線、規模算不小的傢俱店叫「北歐傢俬」,每家分店大門頂部的招牌非常當眼,字體大大的,我最印象深刻。記得它出售的傢俱設計線條簡單、顏色清簡,款式跟當年香港普羅家庭會選用的不一樣,會被人形容為「悶」、售價自然不及富貴人家擁戴的跑馬地傢俱店,但也比一般本地傢俱店較貴。

後來瑞典宜家傢俬進入香港市場,北歐不再如傳說中昂貴。設計有型、質料不俗、製造認真兼售價非常相宜的方程式,一開始經已成功。宜家最大的「功德」,第一是將瑞典這個北方小國推介給全世界的普羅消費者,這獎狀應該與愛立信流動電話瓜分。

說IKEA將世界市民對傢俱、室內設計和家居佈置的基本認識和敏感度提升,也算是其第二項貢獻。好幾年前替中國某雜誌做瑞典專輯,曾到IKEA的瑞典總部訪問當時的設計總監。最記得我要求想入設計團隊辦公室看看,總監微笑推說那是訪客最禁地,我唯有從提問中企圖瞭解掌握世上普羅家居圖者的箇中秘密之一,是原來所有設計師都是土生土長的瑞典人。不知現在情況是否一樣,但我有留意到,宜家傢俬近年在貨品目錄和店內陳列中開始介紹設計師,通常是一些特別系列的貨品,設計師名字和照片、設計背後的意念都展示出來,跟起初的品牌作總體推廣大方向很不同。

北歐人對設計的感應跟香港人很不同,當你從小在家平時用的咖啡杯都屬設計精品的時候,設計一早已融入生活當中。幾年前去斯德哥爾摩玩,專程去看地標之一的市立圖書館,那是瑞典一代著名建築師Gunnar Asplund的手筆。內裡圓廊設計全是藏書櫃,氣氛的確震撼。我貪玩去申請圖書証,管理員送上一張紅色透光膠卡,上面瑞典文大字一個曰:圖書館,那是我所擁有的最漂亮有型的圖書館借書證。

設計師才是靈魂,在注重設計的國度裡,這觀念是理所當然的。出色的傢俱、燈飾和室內擺設,許多都是大品牌跟獨立設計師合作的成果,推出市場宣傳時都一定以設計師為先,不論其出名程度。就算是成了名,北歐人的習性和平等觀念,亦趨向不認為是什麼大不了。

Jonas Wagell算是其中之一,早陣子在斯德哥爾摩國際傢俱展見到一盞外型和光源效果都特別的吊燈,設計師真身原來正站在旁。一臉自信的跟我介紹抬頭Cloud的微妙之處:「這一盞雲狀玻璃燈罩的設計,在不同角度看會呈現出不同的燈飾效果,就像有幾盞不對稱的燈疊在一起。」Cloud已獲瑞典Elle室內設計雜誌選為2014年度燈飾。

cloud-1_830

Wagell的產品設計風格都是線條硬朗、顏色艷麗,他指著面前新作鮮紅色鏡子Hinge mirror說:「有吸引注目的效果,尤其在這類大型的展覽會上。」旁邊另一新作品Jack枱燈造型也突出,「三塊部份分開能以平面包裝,連接鈕一插上,幾秒之內便安裝妥當,頂燈源隨你旋轉到任何角度,底版有USB接口作手機或平板電腦充電。」一口氣向我介紹兼示範,我禁不住讚嘆,設計師不忘附註:「我喜歡在設計上加入科技的考慮。」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九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