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邊的義工


雖說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但試問有誰會想自己在老邁病榻時孤身一人?

最近讀到資料,瑞典每四個人當中有一人在醫院中過身時,沒有任何親屬或醫院員工在身邊。我當下打了個冷顫,離開世界的當兒,沒有一個半個人在陪伴的孤獨,可會比身體裡的病痛更令人難受難過?

在醫院臨終的人,年紀太大或病入膏肓者,醫生或許也不再施行確實療癒。據報導,這一類瑞典病人中的確有小部份人自己選擇寧願獨自等待死亡。然而大部份沒有任何人陪伴床邊的原由,原來是跟醫療系統的開支有關。

十年前瑞典醫院的做法,是會分派一位員工陪伴那些彌留人生路最後一節的病人。後來瑞典的公共服務經費越來越緊縮,醫護人員亦不足,就再不能負擔這類善終服務。

有負責人醫生認為如今在醫院離世的人實在多,這影響到醫護人員對醫院的期望,對認知病人死亡將近的事實亦不及從前敏感;因而會對醫護程序的計劃、以致一般醫護工作的成效有頗大影響。

我有香港家人是醫護人員,有段時間在深切治療病房工作。記得我曾問過遇到病人過身的情況,家人坦白說是很難受,也不是一件會容易適應的事。

一年半前有瑞典醫生發起一個名為《病床邊的義工》社會組織,讓退了休的醫護人員重返斯德哥爾摩省Danderyds醫院,陪病危者聊天作伴,在人生最後階段握著他的手,送上點點最後的熱暖。

70歲的Inger Olofsson是組織20位義工之一,以前當接生護士,習慣迎接新生降臨。現在醫院當義工感受很深:「他們都多談及人生、自己的從前。要問起這些都不難,你會聽到許多精彩的人生故事。我們其實很少談到死亡,那當然也有,但他們大都不再擔憂了。」以前上班沒時間,現在的Inger會留坐到病人覺累或不想再聊為止。對她來說,這份義務工作帶給她的意義非凡。

《病床邊的義工》義工計劃成立以來運作得很好,如一個先鋒社會服務,目標希望會傳遍瑞典所有醫院。

Volontär

圖:70歲的Inger Olofsson是《病床邊的義工》20位義工之一,以前當接生護士,習慣迎接新生降臨,現在醫院當義工,陪伴病危者走過人生最後一刻,感受很深。圖:Carin Wesström

/刊登於2014-08-21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One thought on “病床邊的義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