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方方大個女方芳


「你的女同學們有沒有穿這個呀?」我牽起一件吊帶背心形胸衣問方芳。全棉質一層沒墊的,給踏入發育階段少女穿用,是胸圍的前奏。

我想了好一陣子了。一恍眼方芳都長成十一歲,身高過了一米五。洗澡時會把門上鎖,眈在裡面的時間越來越長。我有時是真的需要進內,拿豆豆尿片甚麼的,更多時候其實是想看看她逐漸轉變的身體,趁機跟她聊聊。起初見她有點靦腆,慢慢我在下午茶點時問一點,說一點,她也自自然的說:「愛倫和丹妮娜都有穿呀,她們的piliplup好大粒。」我忍著不大笑,老佯鎮定說:「她們的媽媽也有大tuttar,所以她們的tuttar都會大,這個會是跟媽媽一樣的。」悠悠照舊快人快語:「那麼我們都不會大tuttar,因為你都不大tuttar。」再要忍著不噴飯的媽媽只能點頭自認:「係㗎都!」

月經之事她們三姊妹細個女都早已目睹媽媽換巾過程,豆豆現在亦非常踴躍幫媽媽解開包裝小膠袋,用肥指拈起兩邊護翼的小膠貼,掉入垃圾箱,再伸開衛生巾給媽媽,我每次都不忘謝她一句。

「不如買一個回去試試?」我給方芳提議,「我看著豆豆,你自己挑個喜歡的。」如今女童部的內衣架真是琳瑯滿目,大店的少女胸圍尺碼由70AA開始,圍帶跟胸墊設計跟成人女人的一相樣,其實有沒有需要?會否影響發育呢又?

所以見到款式簡單的,帶著心理準備式的少女胸衣,我覺得是時候了。我自己在家多數沒戴,這個是全世界女子都會幹的事,說胸圍是舒適的女人一定是大話精。要出街前才穿上,記得悠悠當初問:「媽媽這個是甚麼?」再問「為甚麼要穿?」我一呆,完全不知如何回答。記得我說:「你問得真好,我其實也不知道為何要包著個tuttar。」

我們一輩的母親大多沒直接跟女兒們談這些,因為她們的母親大抵也沒有這樣做。一個小女孩成長至少女,到女人的經過,其實是驚心動魄的。我不要方芳悠悠先從老師口中學習月經是甚麼、性愛是為甚麼、保護自己作甚麼。我要將女人最需要的基本知識由我親口帶給她們。

記得我們在巴黎的時候買名信片,打算寄給跟爸爸一起留在家的豆豆。方芳說也想買一張給奧古斯,當然好啦我說,她挑了一張巴黎鐵塔素描,旁邊有一朵玫瑰花。昨天又喜孜孜的前來給我看,奧古斯在克羅地亞寄來的名信片:太陽好熱,沙灘人多。學期結業那天,你和幾個同學仔在走廊聊天,奧古斯走來,大家一起笑笑說說,他從背包拿出一盒朱古力給你,上面印有個紅心心,你倆輕輕抱了一下。啊!我打從心裡羨慕死那種純真的歡喜,跟爸爸說這真是太好了。奧古斯媽媽看著也深深微笑,告訴我朱古力是昨天在超市一起買的。

大大方方大個女方芳,笑起來甜甜地,跟BB時還一模一樣,媽媽喜歡伴你一起成長的感覺,你將能真心地付出並接受愛,這個宇宙間最強的力量。有這,一切便行。

One thought on “大大方方大個女方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