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推動


墨魚丸對不起,今回疏忽了你,我連豬手撈麵也吃過了。茶餐廳的熱檸茶中茶濃、微澀,那個晚上跟老友一踏進太子深水埗交界的老小店我便認得:曾經有來過。應該是某年午飯去布街那邊買牛仔布甚麼的。不少曾經來過的地方有時在皮下層種植了一滴不死的記憶。

水仙普洱香片菊花,棉花雞糯米雞奶黃包馬拉糕叉燒腸,壺壺熱騰籠籠蒸香,祖母在輪椅上越檯閒閒問句:「呀必茶比幾錢你搭飛機?」精精靈靈八十幾歲人衡量快樂的單位跟我輩很不一樣,但我最尊重你問我就答的相互坦誠:「六千七呀張機票。」祖母便笑了,眼白部份縱然不再清澈,然而她的眼神回到了孩提的直率和簡單。一切也是個大循環,大抵就是這個意思。

跟一位最擅長令人感覺不自在的老朋友去買銀幣的小段簡直如做戲,神神秘秘的中環商業大廈裡一個連門牌也欠奉的單位,等待室白曬曬,朋友說:電影matrix裡紅色抑或藍色藥丸你揀?第二重對講機開閘後俊男說Welcome,我問廣東話?佢話No, English。奇奇詭詭又原來唔收卡,沒帶多現金於是我和朋友湊拼湊拼如在街市揀靚菜買,在檯上攤開一堆我不再認識的彩色銀紙。朋友一如以往問題多多,令我又忽然學到新知一撮。跟有刺蝟氣氛的人相交之好處,在於忽地又會在森林中鑽出有趣小徑,我喜歡。

然後就是不住的步行,穿梭中上環、灣仔銅鑼灣、油麻地旺角太子深水埗、西貢將軍澳,身邊一個一個的老友,個個都認識二十年以上,並肩步不斷口不斷。談著香港當下亂吵天天摧迫出來的耳鳴響鐘,談著自我療癒各家大法,談著小朋友其實生活在香港也可得我們七十年代成長的簡單快樂,談著夫妻之道是人世關係中最微妙最困難的一種。

跟男性老友不止的說著步行,跟女性老友就找個地方點杯野飲培養入題氣氛。其實我不太熱衷閒話家常式聊天,三幅被乘三幅被放大隨時大過政府大球場。反而單刀直入步履更爽,縱然渾身三十好多度,那種腦和心口和耳齊開的滿足感,足以直掩今回短遊故城沒能趕上一一大快朵頤之A至丁餐。

吃,如要單純以口中供餵味蕾以求懷緬過去的,我早已沒所謂了。在瑞典吃平民當平民,回來這個耀眼得令人甚麼也接收不到的城市,我餓的依舊只是摯親和友愛們連繫間相傳相染的舒服、認真的聆聽、述說、瞭解、分析。我覺得分享兩個字並不足以形容,緣份與否亦未必如傳說中具決定性,年紀際遇也好可能不過豐富了詞彙的挑選、背景的細描。究竟是甚麼在行使著秘密的推動,究竟是甚麼在光天化日下叫語言如水行雲?叫耳朵如巨杉靜待?叫心靈如森林中的寧謐之空,無處不在?

飛機快降落了。家是永恆令人最最期待的地方。

2014-07-30 寫於赫爾辛基往哥德堡航機上。

One thought on “秘密的推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