勢如入侵的乞丐


「在羅馬尼亞當醫生賺港幣4300元,就算有收入也生活不易。他們來哥德堡行乞,比在家鄉工作賺得更多。」我城慈善團體工作的Ulrika Falk每天接觸這群離鄉別井的吉卜塞民族,知道他們在街頭行乞得到的錢,除去住宿和食物,剩餘的便寄回鄉間等待的家人。好多都是春天乘長途巴士北上來到,夏天秋天行乞,冬天前會回鄉去。

近兩年瑞典大城小鎮街頭湧現了大量乞丐,不只在市中心購物商場、車站行人道上,更深入到民居範圍,我們家區內超市和政府酒舖兩店並排,門外各有一個乞丐。他們大都穿著幾層深色厚衣,定是覺得瑞典天氣冷。衣裝有些破舊但不污穢,身邊有個大袋子,地上放著個紙杯,手上握著紙牌以瑞典文寫著「我很餓」、「我身體經常痛」。他們會跟行人說嗨hej,有人給錢便點頭道謝說tack。

幾年前這還不是社會議題,今天由傳媒作專題報導。瑞典目前有2千名歐盟國無家者,大部份來自羅馬尼亞。全國省政府提供的收容所只得百多個,行乞者每天在街上坐足成天,晚上就回移民住宅區人家出租的床褥位休息;來自保加利亞的多數鑽進慈善團體及有心人捐出的旅行拖車、舊汽車、橋底甚至停車場內度宿。

生活安穩的瑞典人沒見過勢如入侵的乞丐,忽然不知所措。一般反應有二:一是會伸手給錢的善心人,沒追究他們是否如傳聞說有組織北上來瑞典「搵食」,總之直接給錢能幫忙的就行,這類人多數是女性。有心人在社交網絡建立私人群組是為了避免評擊,大部份捐款的都是單身媽媽們,她們都明白被遺棄的感受。另一種瑞典人態度帶懷疑,眼見行乞者中不乏正常年輕男女,有些更有手機。他們認為歐盟邊界開放是主因,覺得他國人民的民生問題應當由他國自己負責,男性或老人家多持這想法。

早前我城某超市門外長駐行乞的年輕羅馬尼亞女子,有天早上給店長照頭淋下大盤水,他辯稱是清洗櫥窗不小心,附近店舖有目擊者指責其不是,也立即趨前幫忙可憐女子。事件上了報,網友支持反對聲聲對響,後來輿論壓力太大,連鎖超市店長也要辭職。

惡毒話出自生活康泰的瑞典人最惹我怒,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常去的超市門外那位是個羅馬尼亞婆婆,間中我給她幾塊錢,現在我們已認得對方,會點個頭,她會向我身邊的小女兒微笑。我希望她在遠方的家人能得到溫飽,婆婆可以早日回歸。

20140708-104650.jpg

圖:近兩年瑞典大城小鎮街頭湧現了大量乞丐,目前有2千名歐盟國無家者,大部份來自羅馬尼亞。每天在街上坐足成天,晚上就回移民住宅區人家出租的床褥位休息;來自保加利亞的多數鑽進慈善團體及有心人捐出的旅行拖車、舊汽車、橋底甚至停車場內度宿。圖:Susanne Delastacia

/刊登於2014-07-10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