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邊緣的孩子


夏日大藍天,眼前是巴黎共和國廣場,中央佇立的巨大銅像在耀眼陽光下更顯威嚴。廣場上置了許多紅色椅子,桌子上放滿不同的棋盤;地上大軟墊有各式敲撃玩具。有美女在享受日光浴、有伯伯在下棋、有媽媽跟孩子在作樂、有掛著名牌的年輕人在旁邊的小亭穿梭,氣氛悠閒輕鬆,看來是花都巴黎多姿多彩的文化活動之一。

林蔭大道從廣場圓周延展,流露著都會氣派。我們正在路邊等候過馬路燈的瘦長綠燈人亮起,典型巴黎餐館滿目皆是,遊客們跟本地人都在享受世界名城的此時此刻。

除了他們三個。我無意中轉頭,就看見這一幕:珠寶店旁樓宇門外一張破舊墊褥上,正坐著衣衫襤褸的一家三口。孩子靠牆坐,猜他大約五、六歲,父母背著行人道。世界跟他們無關,三個人面無表情,在吃著好像是長法包。綠燈亮起來了,我雙腳動不了,著女兒把袋裡的提子乾零食和小麵包上前給他們。

隔天我們買了兩公斤鮮甜櫻桃和幾個牛角包,在市集吃不完便帶著上路。到蒙馬特區隨意行進了移民聚居的區域,經過一間超市,見門外燈柱下面舖了塊大紙皮,兩個瘦小黝黑的小孩子一個在地上睡著,腰間蓋著又一塊硬紙;另一個小男孩坐著低頭玩弄著甚麼,身邊有架破舊兒童推車,坐位下塞滿漲漲的舊膠袋。我停下來回望,剛見到一個同樣瘦小的男人從超市出來,兩手空空。我著女兒把櫻桃跟牛角包上前給他,我不知道為何我自己不上前,但見那位父親輕輕接過食物,跟女兒無力地說了句「很多謝」,眼神裡空洞依然。

這兩幅畫面已深深刻在我心裡,蓋過了宏偉的巴黎鐵塔、寧靜的聖馬田河。一個城市不能給孩子半餐一宿,怎偉大也是徒然。超市門外這一家看來是吉卜塞人,以前在歐洲南部國家旅行時都會遇見他們,常常是一個女子帶著一群孩子團團圍著遊客討錢,小手便趁機偷人錢包。今回在巴黎,在最多遊客的香榭麗舍大道也不見吉卜塞人蹤影,或許是當局嚴管所致?

之後那天朋友帶我們到她家附近一個平民公園,見到睡在地上舊墊褥的一對年輕男女,身邊還有一頭大狗。「是有些人自己選擇這樣過日子的」,朋友說。我無言,只是實在想不到連續三天都遇見巴黎的無家者。

瑞典這一年來亦湧現了好多乞丐,大城小鎮皆有,問題嚴重,下周再詳談。

DSC_3507

圖:到了巴黎短遊,連續三天都見到孩子和年輕的無家者。一個城市不能給孩子半餐一宿,任憑景色怎美怎偉大也是徒然。圖:周游

/刊登於2014-07-03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