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中的過時


早陣子完滿舉行的年度斯德哥爾摩國際傢俱及燈飾大展,加開了一嶄新展覽平台名為Twelve,展出十二位北歐成名設計師的代表作品,是為當今Scandinavian design 的象徵。

眾多報名的設計師都有卓越水準,大會評審最後挑選出瑞典的Jonas Wagell, Lisa Hilland, Lukas Dahlén, Färg & Blanche, TAF Arkitekter, Thomas Bernstrand, Folkform, Louise Hederströms;芬蘭的Harri Koskinen, Mika Tolvanen、以及挪威的Peter Opsvik,全都是當今北歐最優秀的傢俱、產品、燈飾及工業設計師。

整個Twelve展覽面積不大,沒有華麗裝置。其中一個展位擺放著一套全白色的「傢俱」,走近看見桌椅燈瓶全給半透明的薄紙張包裹著,令我聯想起中國習俗燒給先人的紙紮傢俱。在全場真實傢俱籠罩下,整個裝置的視覺效果非常強烈。

20140424-181446.jpg

裝置名稱為Planned Obsolescence「預期中的過時」,是瑞典工業設計師Katja Pettersson的新作品,一張不能讓人坐的椅子提出了一個對比訊息: 就是針對消費社會中被設計出來、被控制著的產品壽命。電腦跟洗衣機的設計目標並非為「長命」,反而是要計算定一個過期日子,製造消費者不斷追求新款新型號的慾望。

Katja Pettersson是瑞典著名設計組合FRONT的創辦人之一,於瑞典皇家藝術及工藝學院Konstfack進修,2009年成為獨立設計師,現任斯德哥爾摩Beckman設計學院高級講師,同時展開不少探討性設計企劃。

在瑞典設計界備受注目的Planned Obsolescence正是其中之一,它向消費者提問: 為何我們容許自己被蒙騙,去接受制度的規條?就算明知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為何依舊不斷去消費?

我跟設計師Katja 聊過,她認為「可持續發展」的範疇太大、不容易讓普羅大眾吸收,以致我們選擇不去面對。世界越來越邁向自我中心的生活模式,我們各自在社交網路上享受到那十五分鐘的榮耀,同時又覺得自我那麼小,無論做甚麼也沒能帶起影響。再者,經濟環境沒有令我們在消費時三思,因為我們都付得起,因為製造商都把售價壓得低。於是我們在盲目消費著「我」的同時,遠方的工人正在付出代價。

「可持續發展」在Katja的設計和創作過程中一直存在,她形容為「好像一隻站在我肩膀上的小鳥。」她身體力行,盡量不買新物品,不去大型連鎖商號買成衣或傢俱,盡量挑有機食品,並開展跟這課題有關的計劃,也熱心跟她的學生們討論。

Katja構思中的Planned Obsolescense 下集,將會是鼓勵人們轉向幫助自己。Help yourself 其實等於在一個封閉的制度中幫助自己,這樣對大社會將產生正面影響。她舉例說瑞典超市幾年前的有機鮮奶只佔少數,如今已跟一般鮮奶並放著,售價也便宜得多。這是消費者合力在沉靜中將制度改變的好例子。

我們要開始認真地改變消費模式,不再購買其實不需要的東西。你做得到嗎?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四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