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洞天小酒店


說香港人是旅行精實不為過,任社會情況每周平均刮起一次十號風球,任每天走到街上或落地鐵感覺如踏進外星世界,大部份香港人都咬著牙關說:生活依然要繼續的。壓力越大,工作越辛勞,就更需要獎勵自己。

周末短程到曼谷或東京打個轉是等閒事,適逢例期再連取幾天有薪假期,就把握機會出個遠門。近年見香港朋友越飛越遠,目的地的選擇不再只是倫敦紐約巴黎大都會,由懷舊情懷處處的緬甸到秘魯Machu Picchu。北歐各國亦然,普遍印象已不再是「又遠又貴」,大概有賴幾年前芬蘭航空大展拳腳,香港直航飛北歐吸引到不少香港人。

有香港朋友正在籌備北歐極光之旅,此等一世人一次的旅程,自然瞓身投入,不計成本。瑞典北部每年由藝術家現場嵌鑿建設的冰酒店、芬蘭的正宗聖誕老人村,都是指定遊點。不能錯過的還有讓你攤在大床上觀賞極光的野外雪地玻璃屋酒店,浪漫到不能,也貴到不能,同刊作者項明生上期都介紹過。

一般歐洲人出門旅行的習慣很不同,都寧願花錢在觀光上,住宿方面反而沒比香港人講究,所以一流的resort都盡在亞洲。反而別緻的二線酒店、小旅館,在歐陸以致北歐都多不勝數。大家自費來北歐旅遊的話,都很少會入住豪華大酒店,一來選擇不算多,二來確是很昂貴,服務和設備猜也拍不住亞洲的。

歐洲的Boutique Hotel標榜有品味的室內設計,一室傢俱、擺設和用品跟傳統酒店格局相反,未必是頂級名牌,卻大多是本地或歐陸的獨特出品。房間面積通常都不大,但總能營造出有型特別,甚至溫暖的家的感覺,對旅者來說,確是另一體驗。

瑞典斯德哥爾摩有不少這類酒店和小旅館,許多都位於城中幾百歲的老房子。我每回去都嘗試找找這些大路以外的選擇,先在網上搜尋,再讀其他人的評語,結果幾回的住宿經驗都不俗。最近到的一家位於國立博物館旁,我們出了地鐵站,找了好一會,才發現眼前這棟古典房子的門牌寫著Lydmar Hotel。

20140424-182536.jpg

小酒店很受鄰國丹麥遊客愛戴的原因,我猜是因為其地點跟格調都非常不大路。窗外遠眺對面舊城名島Gamle Stan的瑞典皇宮,前面是河畔散步長廊,這家小酒店的餐廳是城中熱點,裡面有大小不同的餐桌和皮沙發、滿牆大架上滿是書、老收音機和精緻擺設,跟其他的北歐簡約式餐廳很不同,滿有溫暖感。而食品確是一流,我點了厚三文魚配沙律,微煙效果可口,連伴碟的烤薯塊和蛋黃奶醬汁都吃清光。

酒店裡的古老拉閘升降機還保留著,只容得下兩位瘦人,超過十呎的樓底和大窗戶的確讓人連呼吸都大啖一些。酒店沒有經典式大堂,一張長桌和沙發便成。我們在閒坐時,俊男員工把胖團團的沙皮小狗領出來,說今天牠一起來上班。就是這些親切的隨意,令我繼續喜歡在歐陸旅程中尋住小酒店。

/刊登於東方日報免費刊物FLASHoN 三月號內專欄The Scandinavi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