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需要mentor


Vera Wang 在In Vogue: The Editor’s Eye 紀錄片裡,憶述當年在Vogue當intern的日子,貼身跟著日理萬機的時裝編輯工作,辛苦得要死。自然地,學到的事物對她日後邁上的道路也是得益不淺。

美國時代周刊一篇談intern簡史的文章載,intern一詞起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指擁有醫學學位而未有執業牌照的人,因為當時醫學院訓練被認為不足以讓畢業生執業。再把時間推得更前,經年累月的學徒制度其實在中世紀已開始。十二世紀的英國學徒更會付款給「師傅」學習例如印刷的技術,學徒生涯最早在十六歲開始,通常居所和食物都倚賴師傅提供,一學便幾年。中國少年習武的學師傳統,情況也相像罷。以前看粵語長片,戲中的師傅大都威嚴十足兼刻薄,令我想起成龍和洪金寶一眾師兄弟的七小福童年。

父親在七、八十年代當電視台燈光師,一組同事有老有嫩,職位上的高級、初級之分都是論年資計算,同事之間不少以師傅、徒弟相稱。我仍記得小時候,父親的一位「得意門生」經常來我們家打邊爐,要搬大衣櫃的時候「徒弟」亦來熱心幫忙。

到我自己畢業後投入電台工作,雖然沒有明顯的「直屬師傅」,不過處身九十年代自由靈活、生氣蓬勃的大環境,由工作上的實用技能、到待人接物以致生活大小的貼士,感覺真是「隨地有得執」,能在自己喜歡的工作上有得發揮是幸運的。後來當了主管,上有老闆下有新入行的同事,推動自己在壓力中前進的,是天天暗自觀察著高人對世界、對人對事的評價,此中讓我學會了「態度」跟「視野」的分別。

我們都需要mentor,家人以外的導航者。他們通常都在職場中以上司或長輩身份出現,上司披甲下滿懷著更重要的人生智慧,其實許多時都是免費派發的,但地點卻又往往不在辦公桌的兩邊。Mentor都很少急趕,日子久了,開會開得多了,午飯甚至晚餐都因為加班而一齊吃過多回了,沒有在襟前掛著mentor名牌的智者,便會慢慢開口。Intern等的是時間,mentor待的是適當人選。任個技術成為你的巧手之前,最重要的就是時間。

現在不少我輩朋友都成高層了,據他們所見,現代初出茅廬一輩的態度跟二十年前的差得遠。尊師重道的禮貌在我輩還存,經驗教曉我,身為下屬或後輩,如果真正接受自己最終不過是大氣電波裡的一滴雲,如果容許自己再坐多一會,退多一步,再看到然後學到的,便會很不一樣。一位成功的intern,甫開始就清楚知道自己要甚麼,頭上有一對隱形觸角在熱烈旋轉,mentor自然一早也嗅得出。潛藏的師徒道路如尋人遊戲,遇上了對方就並肩出發。

記得二十歲出頭的我也曾野心勃勃,轉過頭便向上司交貨,那是分秒必爭的廣告公司生涯,而他輕描淡寫的一句:「不用急,先看定些。」看似平常,卻讓我一直帶著上路,念記至今。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4年四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