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是藝術嗎


每天早上的我沒有穿搭衣裳的煩惱,向來習慣前一天晚上先預備好,準則是以天氣行先,所以不離長褲加針織或毛衣,室外氣溫越低,衣物紡織密度越高。北國寒冬今年不算冷,理應是大寒的一月份不過零下五六度,於怕冷的我實在是天賜福。

有說每天配搭一身得儀也是一種藝術,時裝之最終潛藏目的是向世界宣稱「我是誰」。最近在追看英倫福爾摩斯新版電視電影,於是我猜,我的日常裝束在機靈敏銳的Sherlock法眼前凌空銀幕上將會必必必列出:舒適、實際、純棉、母親、二手、非潮流、豉油、奶茶、不擅打掃(所以衣袖邊有微塵)…

我沒有天大要精心打扮的理由,這跟我現在的為人母身份其實沒有大關係,那是性格使然。妳偏愛白襯衫領口有含蓄刺繡,我熱愛有三種以上顏色設計的襪子,這些鍾愛物事源出何處?越來越覺得,我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我們,或許跟我們的母親有莫大牽連。到達人生某一點,妳忽然發現鏡中自己的風格氣息都有點面善,好像在某本老相簿見過。

「時裝」,我解作時下的裝束。時裝是一株大樹,盤踞樹頂環觀青天四海的是一撮世界級大師,一年彈指兩度如鮮女散花,今季圖案、下回簡約,明年玩甚麼?後天穿甚麼?頂尖時裝設計師應該是脾氣最臭的藝術家,因為他們有能力、以及有權力去統領兩年後你身上那條半截裙的拉練將是何樣顏色。而當妳和閨中密友喜孜孜地被召喚下班趕去名店享受會員優先特價,當我的娘親和姨姨們都去大商場大型時裝連鎖店挑衣,妳妳她她我們個個,都甘心情願地當起大樹地底下的連理枝根。

與其提出一句「時裝是藝術」嗎?不如問「時裝幾時成為藝術」?Alexander McQueen 於2010年去世後一年,標誌他生平作品的展覽Savage Beauty成為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歷年最受歡迎的展覽之一。後來舉行的Miuccia Prada亦同樣成功。普通人接觸藝術的地方,最直接的答案是博物館。當時裝作品和高級訂服陸續進駐世界各大城市的博物館內,當代名設計師的武功與戰績都一一羅列清楚讓平民百姓近距離微觀,時裝仿佛便「升級」為藝術品。

我城是瑞典第二大城,但連半家LV名店也欠奉,百貨公司的Chanel化裝櫃台大概是城市女子最能接近名師出品的地點。去年秋城裡的Röhsska設計博物館舉行了一個名為Evil Design: Evil fashion的展覽,Coco Chanel的首本tweed套裝是展品之一。展覽提出了點點撥冷水的角度:二次大戰期間Coco Chanel跟一名德國間諜有過一段情,戰後她曾給法國國民視為背叛者。決定移民美國後,於五十年代將Chanel 套裝重新推出,甘迺迪夫人Jackie與Grace Kelly等名女人紛紛擁護,再沒有人追究其過去跟納粹的瓜葛。

展覽主題中的evil,或許曾是設計師的靈感來源?設計師的私生活跟工作之間的界線何在?其道德和價值觀對作品的影響又有多少?這些都是展覽想引發觀眾的思考方向。於是,時裝成為藝術的一場相遇,能在某時某地在我們的腦海裡挑起點點甚麼的,也就有意思有價值了。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4年三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