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悶的畫面


下午四時半,斯德哥爾摩中央火車站大堂的狐型木椅上坐滿候車的人,所有人腳下都有行李箱。坐在我對面的六個人,從左到右是分別是年輕便服男子、兩位30歲開外的同行女子、中年男人、壯年夫婦。六個人全部都低頭做著同一件事。

假如是一年前,那對壯年夫妻或許在分享閱讀著一份晚報。兩年前那對同行女子或許在呷著咖啡聊天。三年前那位年輕男子可能在追讀一本偵探小說。

城市中人攜手合繪當今瑞典首都最一致的畫面,也是最叫人納悶的畫面。我的手機安趟在羽絨大衣袋中,趁這十五分鐘等車空檔,我坐著等待對面的人抬起頭來。

假如我的手機有訂上網計劃,這一刻我的食指也許一樣在掃螢幕。上火車後窗外已黑漆,我拿出iPad看電視劇。隔壁年輕女朗一直低頭在掃,過了大概一小時,她也取出iPad看戲。不到十分鐘,手機再度出場。後來可能是累了,終於抬起頭來靠在倚背,休息了有三分鐘罷,忽然身體一顫,從牛仔褲袋再次撿出手機,手指再度不停地掃。我無需轉頭看,但感覺到她鬆了一口氣。

鏡頭一轉,某個平日我在幼稚園接送小女兒。甫推門出來某位長相較年輕的媽媽或爸爸,忙不迭邊行邊低頭把即時關注送給手機,而非跟在前或後的小女小兒。有時會見到他們左手推著嬰兒車,右手在忙著低頭分享。

幼稚園課室另一個畫面:年輕女教師抱著一幼童坐在地氈上,其他小鬼在附近跳叫玩,女教師左手環抱著小鬼,右手低放在大腿一旁,在做著我大概沒猜錯的一件事。

去年一項瑞典調查顯示,每三位年輕司機中有一位在駕駛期間發手機短訊。自去年十二月起一條新法例生效:司機於駕駛期間只許於不對駕駛構成不利的情況下運用手機或其他通訊儀器。措辭之模糊引起了不少爭坳,高官被問及界線如何定義時妙答:總之駕駛時甚麼通訊工具也別碰!

幾年前曾開玩笑說將來會有「戒上網康復中心」,假如今天有人開設一家「手機戒毒所」,應該會客似雲來。翻查了一下,發現原來位於瑞典Kolmården一家康復中心,自1996年來專門幫人戒除網上賭癮或購物狂,自去年中開始接到許多「手機癮君子」的求助電話。「他們躲在洗手間裡掃手機,情況跟酒徒飲個不休一樣。」目前還未有正式的治療方案,但院方表示會考慮開設新部門,照顧這群越來越多的潛質客仔。

ear_20phone_small

圖:瑞典Kolmården一家康復中心,自1996年來專門幫人戒除網上睹癮或購物狂,自去年中開始接到許多「手機癮君子」的求助電話。圖片來自網絡。

 /刊登於2014-02-20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