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好日子


還記得千年蟲嗎?1999年末的「恐慌」,生怕時鐘一踏入2000年,全球的電腦系統就此崩塌,飛機會在三千呎高空相撞。那年夏天我剛移居瑞典,幾個月之內先後成為一輛舊巴士和一艘舊鋼船的主人。那一年我剛踏入三十歲,勇者無懼,有愛便有希望,絲毫沒把千年蟲放在心頭。年終那一刻,我們在鋼船甲板上慶祝,遙看港口的煙花在漫天飄雪間舞動,城中沒傳來爆炸聲,公路沒傳來撞車聲,公元第二千個年頭安然降臨。

之後是2012,據說瑪雅歷法指示那將會是世界終結的時刻,你一定有在報紙讀過了,或是在漆黑電影院中暗自心跳著,目擊那幕西藏山端廟宇給滔天浪覆淹去,同時有那麼的一家人,相擁站成一圈,深深望著對方,頃刻也給地裂浪捲而終。雖然理性告訴我,瑪雅歷的時間觀不能適用於今,但是這一回,我心裡是有害怕過。我暗自演集一旦要逃生,三個小孩子我倆如何分擔肩背逃亡。

才不過是不久以前的事,怎麼感覺已經如前夢般遙遠?

如果連世紀兩大預言都沒發生,就再沒必要相信任何所謂的預測了。我近年是這樣的想,就連從前「篤信」的星座運程都沒再追看了。2013年世界依然存在,我所愛護的一家人依然天天在身邊,或許並非偶然。我將以前精心放寬的魚眼收回來,將注意力和能力全副投入我們家,一個微小而同時博大的世界。

於是前面的2014年,道路清徹無比。與其說是預測,我會說是在掌握之內的平和,跟你分享:

一至三月份依然是寒冬月,雪量不滿瀉的話,周末早餐後在白色天地散個步,精神定煥然一新。然後回家煮一小鍋熱可可,做點簡便三文治或意大利麵條。

四月雖然算是春天起始,仍然要披著冬大衣。整個冬天下來,路邊的積雪還未溶盡,卻給汽車濺得灰污污。幸好復活節把雞蛋黃與嫩綠色帶來,幾天假期我們吃雞蛋、畫雞蛋,都是迎接春天的心情。

五月繁花開,顏色跟香氣飄滿天,年中最美不勝收的階段,日光延長至晚上十時,氣溫終於攀升兩位數字,幸運的話會有兩天夏季突襲,也是最適合遊北國的時間。我把全屋的窗簾換上輕盈的純棉,淺色花紋圖案,全天把陽光引進來。

六月結業禮,在大草地上看著穿得花花碌碌的孩子們,排在一起唱歌頌夏天,媽媽如我者一定感動。七八月盛夏,瑞典人都放假,我們游泳玩耍、種花剪草,讓沒有計劃的時光儲起細水長流的回憶。

九月將會是瑞典今年最重要的月份,議會四年一度的全民大選將會舉行,現任執政的四黨聯合政府已經持續兩度連任,今回形勢不級前勇的原因,是不少曾經許下的諾言都未有兌現。選民心情在猜疑,或許是時候分居了罷。

十月就像五月的美麗表妹一樣,秋色盤替北國大自然抹上最令人讚嘆的妝容,這月份社交網絡上載的無數秋葉圖,總有看不厭的魅力。之後直至聖誕前夕,日常生活的細微可以令北國人感覺抑鬱,亦有任時光於指間順滑流走的能力。

然後一個圓圈歸來,再次回到這裡。我知道我將會再一次的告訴你:今年日子過得很好。

願你的2014也無驚無覺在掌握之內!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4年一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