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改標點符號


說真的,今年生活表面風平浪靜,過得委實不賴,感覺卻如過了一重又一重山。

自從十一月也沒再寫關於自己什麼的,好幾回給孩子的某一句純真的話、某一個熱情擁抱,就想把之摘下來。都沒,大慨是人在假期躲懶,大慨是只想把年終未了事的憂怨活埋算掉。然而心裡其實清明地知道,生活任我再打碎打細成點點滴滴的一撇一勒,到底還是稱作生活,沒能躲,悶人的,各式各樣。

沒事,我們生活依然,孩子與我都需要明顯的規律,好令她們感到安心,好讓我自己能清心。好像要期待新的一年新的開始,卻其實,時間可以不存在,靈魂就算靜默,都能感受一切含笣、一切墜落。

去年冬季在荷理活道和朋友來回慢行時著我一句:別再寫生活了。這一句跟我上了飛機,回來瑞典,閒時在我跟前紮個馬。

如果生活就是一切,如果生活裡沒了真實的感寫,如果一切根本是流水的憑甚麼抓得著。

2014年我們的生活自當繼續橫強,如果會活到九十,我們只是過了一半。聖誕前夕我們在咖啡館,我說你曉不曉得我們正活在人生最困難的階段?說著困難時,我輕輕在在空氣中畫了一對引號。

怎生困難?上有高堂下有幼兒而旁邊沒有健壯臂膀或優厚錢包可隨時奉倍幫一把。這個聖誕的真心歡欣從孩子而生,方芳的善解人意、悠悠的奇妙精力、豆豆的天生肥笑,都是北國冬天我的太陽。太陽還未落到地平線上,月亮卻已然高掛。這個聖誕的隱隱憂愁從老人家而來,在生命與生活的門檻之間偷偷把空氣吹拂,凝成冰。

我沒有答案,因為沒有明確的問號。咖啡館小閣樓的擠迫感不多不少,剛剛好,有摧人說深心的功效。桌上有小燭光,窗台厚重,還舖滿手繪小瓷磚。我說:三十歲的時候我們都壯志央央,懂躊躇會沉默但仍相信努力會引致改變,以為在四面牆裡打了幾千轉以為經歷滿載以為踏進人生大關口。四十歲的時候我們只在忙碌著,成天為他人碌著忙,發現無論所謂事業或人生的高鋒其實,不過了了。人家說五十歲時會邁向新境界,工作平穩沒差池,孩子長大成人,欠銀行的債終於不大幅,有習慣運動者將以身仍壯力還健之態享受生活之餘,我說,定要有手伸出一處向善世界。如果向來有維修自己的心,直到六十五歲前大抵會是美善人生的最佳段。

到豆豆四十四歲如我現在之時,世界將會是2055歲,那是何樣的生活與生命?我現在這一篇文字會以怎麼樣的形狀顏色氣味給她說著從前的故事?聖誕節再次聽著老人家說從前的故事,裡面的感觸、後悔、質疑、甚至憤怒,絲毫沒顧顏面地趕盡我以為應有的懷念、追憶、滿足、安然,讓我再一次不能真心期待七十歲的他朝。

或許我可以繪畫四十四年之後的世界,到時跟豆豆一起對證一番。假如我會活到九十歲,到時還有兩年空檔,改改標點符號。

於是老友,看來我還是會繼續絮絮地寫,生活。

20131228-122607.jpg

1227 凌晨倚著灶頭吃粥,睡袍滿佈星星。

6 thoughts on “改改標點符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