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蝦鮫鳳爪過境


上周寫過在瑞典吃中菜不夠本,要乘火車南下到丹麥飲茶食點心。火車旅程接近四小時,沒劃位的二等來回票價為港幣1100元,其實不便宜。不過一年一次,又正值北歐秋天最悶人的季節,便當是替自己打打氣,食個飽迎接前面半年的短暫日光跟寒冷冬天。

瑞典的中國人只是少數民族,雖然每個大小城鎮都一定有中國菜館,但要令我等香港人吃得過癮的點心普洱,在我城仍是欠奉。與其去斯德哥爾摩吃,我寧願到距離差不多的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跟瑞典一樣沒有唐人街,然而中央火車站旁一條小街,就有不少中文招牌。小辦館、理髮店、幾家中式酒樓,這裡中國人臉孔份外多,親切感油然而生。

同伴都是居住在瑞典不同城市的香港人,相約過境飲茶,令我想起以前周末放工北上深圳按摩完吃喝的日子,都是上個世紀的往事了。我們去年試了酒樓甲,因為那裡有不俗的燒鴨、叉燒飯。今年我們目的明確為飲茶,去了酒樓乙,甫坐下便點了蝦鮫、鳳爪、叉燒腸、粉果。說廣東話的侍應盛來不銹鋼蒸籠點心,鍾情蝦餃的友人一咬即讚:「皮夠薄,又彈牙!」一壺普洱濃茶不停添水,我們全廣東話聊天,心情舒爽。「再來第二轉!」「梗係!」,今次加點的牛柏葉和炸芋角味道也不俗。

這次是我第一次南下過境飲茶,從此給我多一個去哥本哈根的理由。其實我平均每年都來一次,因為便利,更因為是真心喜愛。哥市的人很友善、人人的英語都說得好、街道清潔、城市面貌多元,不按地圖在市內隨心逛,是我最享受的事。

丹麥人都踏單車,單車路比行人路更闊。我喜歡在馬路邊欣賞單車上的女子以及她們的鞋。踏著三四吋高跟靴踏單車的女人多得很,又大多沒戴頭盔,金髮亂盤起一堆的效果,信我,亞洲女子臉上的頰骨襯不起。縱然她們熱愛穿得一身黑,也流行一點層疊和凌亂。我覺得是丹麥本地女子都感覺自在,流露出來的氣氛和型格就很好看。

當晚我在一家叫Generator的有型青年旅舍住了一宵,六人女子房間,裡面有獨立洗手間和浴室,還特設一張梳妝小桌。熱水夠猛、地板乾淨、床舖整齊舒服。大堂一層放滿得意的大椅子和靚沙發,絕對有設計酒店的派頭。我的床位港幣400元一晚,十分化算。

DSC_1823

圖:哥本哈根的青年旅舍乾淨整潔、大堂一層放滿得意的大椅子和靚沙發,絕對有設計酒店的派頭。我的床位港幣400元一晚,十分化算。Photo by JauYau.

/刊登於2013-11-14 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