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養一頭壯大常笑的金毛犬


黃昏吃飯時悠悠說過沒完,給媽媽叫停後提出: 「那麼我的口用來做甚麼呀?」

方芳放學後打電話來:「媽媽我可否多留一會/去Ida家看看小貓/鋼琴課之後到chillzon玩玩?」昨天下課後一個小時還未回家,電話也沒答話,焦急媽媽終於找著Ida,原來是美術課太好玩,原來是「我忘了叉電… 」

豆豆給老師抱開的時候仍是淚盈盈的,卻不忘哭著跟媽媽揮手,小嘴歪歪的說hejdå!第三回相同經驗絲毫沒有撫平戚戚我心。

然後再次獨自坐這裡。一屋無人,沖了熱奶茶,未來的幾個小時暫停說兒話,甚至不用說話,很好。一時未習慣太靜,把音樂調大,「又望你多一眼淚緩緩的淌下… 」

和豆豆一起上幼稚園,試學期兩周,看著她充滿好奇的眼睛看著其他小朋友,看著他們的睡衣派對在滿地睡墊上彈跳跌爬,以及口水鼻涕齊飛。此輩子我肯定當不了幼稚園老師,單是坐在旁邊看著我已累透。對於人家的孩子我從來沒多大感覺,有時喜歡這個特別論盡、那個份外百厭,我會看著看著跟他們眨眼。自己的,沒得選。抑或是,注定的。就甚麼也要吞。

豆豆正式上幼稚園這事意義尋常,一來標誌著我或多或少「重拾自由」,卻同時如秋樹枝端將落的最後黃葉在沉默地道:這是最後一回了。或許再過多幾個年頭,養一頭壯大常笑的金毛犬。

他問:一個人的時刻感覺像個「奢華主婦」嗎?當然不,你也不知洗衣機和街市及灶頭的呼喚有幾強烈。書本和電影與文字也是競爭對手,我心裡說。

一步一步來好嗎。先行去游泳,你給我買的年卡到十二月才截止。再南下獨個兒走走,剛訂了青年旅舍,三百塊錢和陌生人一起睡大房,忽然好期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