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的男人


六月最後一個周末是仲夏節,這個瑞典年中最重要的節日有一個浪漫傳統,就是由女孩子在日間採摘七種不同花卉,晚上臨睡前放在枕頭底下。據說這樣的話,女孩在夢裡便會遇見將來的丈夫。

神話式的傳統彷彿一直只活在傳統裡,年復年地給報章雜誌廣告網頁等等現代媒體挑出來,作個溫馨提示或填滿版面之用。現實裡我倒從來沒聽說過有女孩子滿懷期待地執行傳統。採鮮花藏枕底的溫婉圖畫,我猜在真正進行中的仲夏夜晚,大抵都給喝得半醉的現代女子們倒頭大睡隨夢消去。對於很多人來說,盡情暢飲已是當今仲夏慶祝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何況仲夏當天日光全年最長,年輕仕女們都說,徒浪費在古老的浪漫中很不化算啊。

根據十三、四世紀的北歐民間信念,仲夏夜之源是以愛之名,象徵著一個神奇的晚上。延續到今天,家人聚首慶祝,仍然是出於愛之心。然而半個晚上給酒精按摩過後,慢慢從杯底浮上面的,往往是平素給壓抑到底的真心話。酒後吐真言的殺傷力,引致分手或離婚收場,已經不只是電影橋段。

可能是我生活在一個兩性平等大過天的社會中,感覺上現代女子都好像不再相信美麗的浪漫了。夢想中的男人當然不會在夢裡出然,看怕連十三歲女孩子都不會認同,或許她會招手告訴你:在這裡!然後低頭動動手指,幾秒之間搜索出得到千個讚或者十串OMG的該位異性大特寫。

這實在是一件需要歎息的事罷,我是很老舊式的覺得「夢想中的男人」這五個字,本身已經很浪漫。這個題目永遠不會在學校作文課上出現,在我的年少時代,卻恆常地於青春少艾靦腆間蜜蜜交換著。

現在的年輕少女會跟蜜友聊這個嗎?在情書都給斷成無限章短訊的年代,男朋友、男性朋友,甚至性朋友,界線好像越趨模糊了。女子都給教育成要積極爭取自己想要的,明星們如碧咸太座也明言:「只要相信自己,你想成為甚麼都可以!」然而愛情不是鬥快鬥叻鬥控制的遊戲,假如不相信夢想中的男人會忽然從天而降,某天某地終於真身邂逅,那麼愛情也只能繼續在歌詞裡被體驗、被翻滾。

瑞典小學生有一個「遊戲」叫「問機會」,不論男孩或女孩,想向心儀的異性表明心意,便勇往直前,走到對方面前表白:「我很喜歡你,我想問問機會?」害羞的同學,就可由好友向對方代問機會,其實就算機會落選也沒大不了。很好玩對不對?再想,那可嘗不是如家家酒的玩意,孩子感覺直接,表達也直接,那種面對自己的真實感覺,表達真情的需要,其實相當健康。

心靈治療師總鼓勵我們要檢視自己,先懂得愛自己,方能愛別人。有時我覺得那實在太複雜了,一切的真相往往是最簡單的。身邊男生團團轉,可是沒有一個能跟夢想中的他相比。真是這樣的嗎?是你要求過高嗎?是你沒把男生們看清楚嗎?抑或是,夢想中的他其實不過是另一個你自己?

沒法子,我的典型浪漫雙魚因子是徹底地深信一件事,真愛要來之時,上述一切都將灰飛煙滅,你只能站在原地顫抖、伸出手。

願你情路美滿!

detkommeraldrig
Image: Cover of Håkan Hellström’s latest CD “Det kommer aldrig vara över för mig”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3年十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