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習慣AA制


又是文化衝擊的親身體驗,話說多年前我上瑞典大學課程,有天約好午飯時間到某同學家中做小組習作。我大安旨意一廂情願以為主人家會請食午飯,大夥兒甫坐下,便各自在袋裡拿出自備飯盒或三文治連飲品,再跟屋主同學入廚房用微波爐將食物烘熱。我這時才醒覺原來今天是食自己,唯有從袋裡取出唯一的香蕉。我那時在懷孕,腹大便便實情時刻都肚子餓,在場的幾位年輕瑞典同學也沒主動問我點甚麼。好記得那天跟她們討論完習作,我乘巴士回到城裡,一下車就直往漢堡飽連鎖店醫肚。

後來慢慢從生活四周觀察,才發現這是瑞典人的一種文化習性。各自各照顧自己,縱使是朋友或同事同學,許多人也不會對別人的舉動作出任何過大反應。於瑞典人來說這是對方的個人選擇和自由,對個體的尊重明顯比對方有沒有吃飯更重要。不過我始終來自擅長熱情照顧他人的香港文化,至今仍覺得人與人之間這樣未免有點疏離。

跟瑞典朋友外出吃飯也有一個常見場面,結賬時侍應隨時會遞上七張結單,大家便各自取出銀行卡或悉數現金,準確無誤地付出自己吃過的那道菜、那杯飲品和那杯咖啡的總金額。明明同坐一桌,很少人會主動先行替大家埋單。除非是出席宴會或被邀請的特別聚餐,否則AA制是不用言明的恆常習慣。貼士也不用額外給的,因為人人要付的25%額外附加稅已經夠貴。

其實文化習慣很難改變,只能適應。時間久了,甚至會取締一個人原來的習慣。我感受很深的是這個:瑞典人對待朋友的孩子是小心翼翼的,因為小朋友屬別人的私家範圍,任嬰兒可愛極也絕不會未問便出手捏面豬,見小朋友哭啼吵鬧亦不會即時扁起聲線問做咩曳曳呀?或許我已經習慣了瑞典人相較「冷淡」對待小朋友的態度,於是每次回香港跟朋友聚會,見到大家對別人孩子的「熱情著緊」,我都不知如何反應,反而會暗自替那位主角孩子煩。

/刊登於2013-10-03明報副刊Nordic Living專欄(逢周四刊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