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弛沒有道


口頭上一直都說要接受日常的混亂,玩具和鞋襪在客廳逕自玩捉迷藏、真娃娃與塑膠娃娃於陽台上轉來轉去、報紙要讀的一角給神秘撕去、赤腳踏在廚房地板會黏滿飯粒和麵包碎。我們家的三位小小女主角,真正身份其實是八號風球,每一步都把圓周裡的物事統統橫掃。

然而我潛藏的整潔強迫症凶猛無比,心理上的安寧過份倚賴肉眼範圍內的秩序需要,有時必須進行一系列禮儀式的安頓,方能將某件事情展開。例如黃昏做飯前,一定要先把架上晾乾了的碗碟杯匙安放櫃子原位,保持水平線上的清空狀態,才能進一步從雪櫃和各式儲存盒子將食材取出,橫陳在廚桌面給腦筋過一個目。杯盤筷刀不歸好原位的話,我的第三眼只會見到叉叉叉狼藉的奇幻圖畫。

櫃子上的各式儲存盒子也自然隸屬我總廚一職的管轄,對於一眼無遺這四粒字的執著,從我的透明膠盒與玻璃器皿的陳列貌可見一班。通心粉和意大利粉住在原先的紙盒或膠袋裡,我會覺得屈就。既然從超市云云眾盒裡挑了它們回家,我就有責任要真情對待之。於是乎,所有早餐穀物都搬到大小的瓶瓶樽樽裡,所有花茶包寄居在花茶圖案鐵罐中,所有黃昏鎮安茶就給我好好的安住在非洲動物夜景的二手鐵罐裡。

大概是因為瞭解到人是終究不能控制他人,不論對方為一歲半、八歲抑或十歲。於是我才把內在的操控慾望轉移到死物身上,在滿目混亂中企圖平自己一個衡。

廚房的秩序在我們家根深蒂固,每次採購完回家號令小鬼幫忙時,她們都懂得米粉要躲在紙盒裡、香蕉要跟蘋果分居才不會黑臉。當所有物事都按照我認為一流的物流程序執行完畢,我才能安然坐下來,把早已涼了的茶叮它一熱。

很久之前他已勸說:relax!不如先坐下來吃好早餐才弄罷。有一回也終於出口:其實為什麼要把餅乾拆出來,再放入另一個罐裡面?

假如你問我:怎麼樣才算是一篇上佳文章?或許我會從容不迫的跟你羅列要點十項。但當你當面問我的鼻子:點解你係都要將提子乾間原屋摧毀再迫佢住金魚缸?我的口和眼心和耳就頃刻亦沒緣份,完全答不上半滴之所以然來。

One thought on “鬆弛沒有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