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七月沒有目的,沒有時限,沒有必然。飯可以做得敷衍,孩子可以夜夜才睡,我們可以在陽台上呷著每天兩杯的手打鮮奶咖啡。陽光望你勁照,讓我可以跳進室外冷水池以及瑞典西岸的清甜海裡。

七月沒有目的,有蛋糕,有蘋果,有檸檬水。昨天小區圖書館臨放暑假,我借回十三齣新舊電影八本雜誌,悠悠捧了三十九本,方芳廿一本。黃昏時個個坐著讀書,豆豆也將小兔封面的給婆婆,自己坐在旁邊揭著動物指指啊啊。又把媽媽的小盤切片檸檬行來行去,見悠悠吃,她也跟著,不俗,便depdepdep下去。

七月沒有目的,有零碎小約會,有每周寫的字。每天都叫自己五時起來寫,結果都成了夜半家課。周圍我都見到字的靈感,周圍都有點滴小泉給匯成行間紅線。我有這能力,我要這能力茁壯如松,把松葉摘下來聚成點、撇、捺。

七月悠悠生日,八歲頑強,心靈輕脆。每個孩子都需要獨自大擁爸爸媽媽的時刻,我爸曾語重心長地說:家裡太多孩子便會分薄。是時間是關懷,但愛是不會被分薄的。七月生日的還有好幾位摯友,風雨不同路而你知道他們總是在那裡,願你們和所愛的都安康平和。年月下來過濾了不少曾經重要的人和事,任松柏蒼勁,森林中總有你看不見的默默精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