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點甚麼


七月的第二天來這裡(面書),捲續不斷的滂沱照片,而各有各思各說。有說焦點欠奉,運動講求策略理念。有說沉默也是一種運動,心死般的運動。我想起在深海潛水,隔著厚厚潛鏡,熱帶魚群就在眼前圍舞著,幾百尾不同品種與顏色的,忽爾給我們一堆天降陌生人吸引過來。躍動、捲續的魚兒身體,速度奇快,於深海中翻起千個微波、萬個小泡。而深海有一股力量,將一切聲音吞噬於無。沉默中的運動,我只能聽到自己砰砰心跳。

怎麼樣也好,能做點甚麼也就做點甚麼。

然後在捲續的浪潮中看到那幅照片,我的潛水教練給其舊友/學生tag了,大概猜到的是,舊友/學生沒知道教練他去年癌症英年早歸。半年前我按到他的面書頁,逐一翻看他出席演講和帶領各項香港潛水國際活動的照片,就如瞻仰遺容。面書將他的一個階段凝結下來,成為永遠沉默的一頁。照片中教練眼神依舊,跟在深深海裡,向我們逐個問好的那個眼神,一模樣。

怎麼樣也好,能做點甚麼也就做點甚麼。

於是上街的時候,假如碰到陌生的眼神,我會著嘴巴輕輕一提,於沉默的相交一刻中,嘗試做點甚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