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力


我絕少胃痛,對上一回極可能是無天無日和志同道合者遊玩於所謂的自由與青春歲月時代,大概二十五年前罷(我今年四張有四)。最近吃下甚麼,都有一道回力在內裡往上推,不爽。以為是我娘來臨後大家在城內鮮魚肉檔買回來那網青口所致,而對上一回吃青口也是十幾年前在香港的事。其實我是一個不吃蝦蟹牛不愛打邊爐不燒烤的香港人。其實我是一個很麻煩的人。

胃內那道力,把剛吞下去的一口清水止於半空,同時微微伸張,於是一口清水給打開成無數細小泉水,偷偷在那道力的圓周找漏洞,然後誠惶誠恐地、非常輕巧地,往下瀉。每次發生之時,我都要停止一切,一切吞嚥、說話、動作、眨眼、甚至呼吸。我都要在心裡跟那道力說:好的,我停下來,聽著你。

是身體對我說話。

企圖去看醫生。在瑞典實在最好別生病,醫療水準確是高,缺的是人手、資源。公民都自動被分配到區屬公立診所,打電話預約,錄音帶著我先是留下姓名電話,一小時後護士回電問貴幹,我把那道力介紹一下。嗯,那你可以早上九時來掛名等待。這,人多嗎通常?有時多,有時不,若然你八時半來,便好。好的,我試試。

今早去了,只一個別人在等候。拿了瑞典無處不在的號碼紙,一會便給登記位頂端的閃燈號碼召上前,然後跟一位胖護士進了房。坐下來,問你的憂慮是何?把那道力介紹一下,我又再。胖護士眼蓋上的不穩青色裡透露了她的晨早焦累,點著頭、快速地向我推介藥房有售的胃藥:這可替你省下這裡的一百元登記費,今時今日很多高品質藥物都不用醫生開方,我自己吃這藥也三年,昨晚才吃了一顆,你吃它個十四天,每天一顆,不過有需要就兩顆也行,之後仍不行才回來看醫生,我先在電腦摘下筆記,你身份證號碼是?

後來我才有機會開口:那原因是甚麼?

壓力,外面的看得到,裡面的可見不及。胖護士不過把我大概也知道的答案說明一次。

是身體對我說話。說你實在不能這般緊繃下去了。

噢,如仙如天之生活,怎個來壓力?或許是豆豆未吃完的一餐小飯,或許是悠悠第三天不想沐浴的嘴臉,或許是方芳開始不再特別想跟媽媽去買菜散步的發展,這些都不贅了。

藥房要十時才開門,那就先回家去。門外有兩駕沒找到車位的,都是男士守在車裡,下車的太太都一臉繃緊。陽光好,照耀著我們園內我還沒剪而已成森林貌的一地野花,我爬上尚缺欄杆的露台,在大窗見到小豆跟婆婆在沙發上看故事書。Tus Tus,我叫著,有太陽呀,先出來曬曬啊!

假期了,我們一定要找些時間,兩個人出去拖拖手,吃個飯。

3 thoughts on “那道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