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夜半在家便永恆


寫blog 追blog 是否有年代之分?幾年前我看慣的今天都沒再寫了,不少媽媽級博客都應該像我般,孩子們長大佔去更多時間;氣氛不再熱鬧其他人也沒興味勤力寫下去;一切字與圖都剁成肉碎在手機中閃亮一刻,再立即煙燒雲散。

但其實我又發覺,長篇文字貼在面書也就會招徠喜歡讀字的人。每天零散地貼著生活圖和豆相到底不能滿足我潛入字裡行間的寧靜追求,而找個沒給打斷的一個半個小時也逐漸成為跟枕頭睨視的對手。不會亦不能放棄蹲下來拔掉野草所提供的靜沒、來回老人之間游泳所賦予的寧默、跟你有時無言相對並坐喝茶的淡靜。

平日早上和豆豆坐在陽台,好多時候只是看著她動、聽著她牙牙,記得的當兒,才會抬頭看見我們的蘋果樹,已然長滿了粉淡之花。

把Leonard Cohen 和林子祥相間地聽著,瑞典研發的spotify,你加了沒?頂好的。外面金黃大圓月依偎大樹端,問我夜媽媽最妙嗎?鄰居剛回來,白天他駕了開蓬跑車出去,奶油色的半古董,居然是從德國網購來的。耳筒裡輪到Tom Waits現場唱Cohen,無得彈,我還是聽到鄰居他作興跟朋友站在黑漆中繼續聊,都給我打開的夏窗聽到了周六夜半,人的鬆弛。

沒孩子的單身生活,就在我們旁邊。上兩周老友來,他的老貓前一晚生病,打電話來想他幫忙車去醫院,我們卻身在孩子祖父家。第二天的短訊是問借大泥鏟,我跟老公說你快要去看他。幾個小時之後兩個男人回來,我站在陽台上招手說:進來呀,孩子們在做草莓奶昔。我開了幾盒小餅,味道芝士,黑巧克力片,然後泡了茶,給平素喝咖啡的他的老朋友。我們談著別的,臨走前他重重地說:大謝。老貓身體有癌,最後打了針,睡去了。

大圓月升到半空了,Cohen 在唱going home。今天是瑞典的母親節,沒特別節目,天氣將會大好,十多度氣溫,天將睛朗。有些時候我會忘記自己是母親,如今晚,但是當了母親,就對生離死別特別敏感。耳裡的Cohen剛唱到amen,amen, amen…

8 thoughts on “周末夜半在家便永恆

  1. 你的文章,有時細碎像生活般隨意,有時悠悠地觸到生命的真相,喜歡看啊,請加油~

    1. 有小朋友真的沒多私人時間,有一滴剩也就有太多心太多事想做,我把寫字依然放得重,為了紀錄也為了自己能坐下來靜一靜,否則一日到黑都四圍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