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不改變


想是北歐空氣冷冽,讓人頭腦長保清醒,知道自己的目標和生活意義。瑞典某大報章做過調查,詢問人們對自己生活的滿意程度,結果大部份人都表示相當滿足,並沒渴望甚麼重大改變。

改變,究竟我想要?抑或不想?

編輯把題目傳來之後我一直徘徊思量,人生中相對較大的變更,最終對我們自己來說,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這樣的提問太容易墮進理所當然的加問:「甚麼是好?怎麼才算不好?」「未到最後你又怎麼知道?」諸如此類。最熱門的溫馨意見,首推這個:「結果並不重要,過程才是得著」。

老事說,我覺得以上都是廢話。身為女人,凡事以右腦情感分析、按當時情緒處理,是妳我不認還須認的事實。一旦遇上周期痛的滋擾,或月滿夜的神秘力量牽引,我們的所作所為、所言所想,未必一定如妳所願,跟妳的官方職銜或公寓地址匹配無誤。

之所以美國總統一直是男人未尚無道理的。我從沒試過在職場上手握至高權杖,一天下三十個小決定跟九十個大決定的生活,應該是非常富挑戰性兼勞累的罷。每一個決定都可能會改變公司的收益、顧客的得益;下屬的命運、對手的面色。我永遠都不會知道那種無上權力在手中帶來的威力,或威脅,或許正因為這樣,令我不時禁不住鬼上身,在家裡飾演女皇、強充將軍,在妻子的圍裙和母親的睡袍上披上皇帝的新衣。

我要的是改變。

窗簾顏色不對頭、餐桌位置需掉轉。走在花園上覺得草地太濕漉、開車時覺得車轆彈力不足。孩子早上上學前動作緩慢令我心急、他下班太遲令我在家裡百上加斤。日出日作的日常生活積下不少累氣,令我們懷緬二人世界的隨心隨意。我忽然注意到這個「令」字,說明許多我想要的大改小變,表面上都是外在環境使然。但是細想一下,假如沿著路線圖回頭走的話,路上便會碰上無數個許下這些諾言和決定的自己。

昨天是我生日,一個平素周二。一早起來收到的第一份禮物,是窗外陽光充沛的美好冬日。我當下決定要改變,心想:「起碼今天!」於是先把平日常穿的浄色運動褲和舒身棉衣掛起,打開衣櫃,從裡面其實不少的開心衣裳團中挑出一條黑底彩花半腰裙子、一件桃紅色上衣、再一件粉藍色半透視毛衣。換好一身生日禮服,人也頓時心情開朗起來。

送完孩子上學,再決定帶小女兒到城裡閒逛一下。先把雞腿醃好、冰鮮蝦解凍、將冰藍莓和紅莓倒入盤子中,待他下班回來做野莓鮮打忌簾蛋糕。在商場裡無目的地溜看春裝與新鞋,看中一條長長項鍊,鍊嘴是一個木雕的心形,漲漲的如盛滿著愛。拿起它,試戴起它,它的心便貼著我的心。此時,我肚內一尾向左游的魚兒說:「不如送給自己作生日禮物!」另一尾向右游的魚兒立即搭訕:「有甚麼機會戴這種長長項鍊啊你?肯定會給小女兒扯下來罷。」結果是,原個我入商店,原個我出來。

黃昏吃著他親手做的蛋糕,收到孩子親手做的禮物。我穿著睡袍,他們也穿著睡衣。然後一起看了幾段小錄影,是孩子小時候走走唱唱傻傻笑笑的片段,我拍的。他們一邊看著,我一邊看著他們。眼前的美好,加上窗外天邊的皎皎大圓月的神秘力量,我肚裡那兩尾魚忽然轉過身來,游向對方,深深吻了一下,然後同聲說:「這樣很好,我不要改變。」

/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3年四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