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沒時裝的國度


當初移居北國,我給自己放了一段悠長假期,每天上完瑞典文班,便散步到市中心閒逛一會。現在回想,我其實是把香港的舊習慣一同收拾在行李裡。以前下班後也經常獨自閒走一兩圈,於商場或街頭人潮中過濾一下緊張了整天的腦筋,鬆弛一下坐了整天的身體,再獨個兒找點吃的,然後才回家休息。

十四年前全北歐最大型的室內商場座落我城中心,你今日也有光顧的那家瑞典時裝連鎖巨擘,當時巳在商場𥚃佔了兩大舖位。好記得試身室的光管最刺眼,一排回彈式的木門,長度只從膊頭到膝蓋位置。試身室入口排隊等候的男女顧客,不難成為試身中各位舉手脫上衣及舉腳脫褲子的觀眾。

商店在平日下午五時便關門,周末則營業至下午三時。周日時份,大店從十一時開至一時,小店索性全日休息。平日上班的人們基本上沒多機會購物,或許是這個原因,從購物天堂香港降落此地,驟見市中心街上人們衣著都甚隨便,化全妝打扮配襯的女士們也不多見,名牌手袋更是絕跡。

奇怪的事情便發生了:慢慢我便發覺,自己雙眼越來越鬆弛,自己對裝扮也越來越無所謂。身處一個無時裝的國度,人,原來好輕鬆自在。

三、四年後的某天,我如常下樓買份小日報,發現免費附送一本娛樂周刊。那是一件新奇的事,因為於2002這一年,瑞典很多大報章仍然沒有娛樂版這回事,最多只是文化版和電視節目時間表。我把免費周刊從頭翻到尾,感覺回到了香港揭周刊一樣,內容風格也明顯是借來了英國式八卦小報。裡面更居然有兩頁時裝專欄,大彩照展示荷里活女明星的晚裝,由一位未被大眾熟悉的年輕女子執筆寫評語比分,整件事都跟當時主要媒體的報導風格逆向。

然後便發生得很快,不過是幾年光景,今天時裝連鎖巨店無遠弗屆至九龍,我城的商場營業時間延長至黃昏七時,大型超市開朝七晚十一。街上女郎臂彎著名牌皮手袋,中學女生天天全身精心配搭上學去,青年男士們臉部表情如賣內衣廣告的碧咸,連推著嬰兒車的爸爸媽媽們也打扮得如荷里活情侶。

至於上面提及的免費周刊,那位時裝專欄主持現已移居時裝大都會紐約,以瑞典時裝界紅人身份穿梳歐美時裝展,亦在老家主持時尚節目及推出了時裝雜誌大開本,名稱就直用當年專欄的名目。今天我在超市才見到它站在架上第一排。

瑞典的時裝模特兒和電影演員有機會參與荷里活大製作,無論是挑選下一代的超模又好,於A級大片擔綱奸角也好,於是連帶把光影裡外的一切都傳染回彈到北歐來。這個原本帶點鄉下氣氛的我城,原本好像跟時裝世界隔了一重紗的小小我城,始終都敵不過大圍潮流入侵了。

如今日報天天刊登兩大頁「是日look」,指導讀者怎樣款式如何配搭才是「今季最正確」。時裝女博客到處亮相見報,演出好像不用上學上班的繽紛生活,成為不少年輕少艾的追求夢想。而看著她們一式一樣模仿荷里活明星的造型打扮,令我不禁想起當初那股自然中帶著幾分冷漠的北歐氣質,彷彿日漸遠去了。

/ 刊登於香港ELLE雜誌2013年三月號Opinion欄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