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景拱拱


上了一架老火車,裡面許多木。
從斯德哥爾摩向西行,整個世界一直給白雪攏著。
一個人靜靜地坐了四個小時,看著書,寫著字,喝著茶。
每一回抬頭,外面依舊白。

老火車是短旅程的最大驚喜,預訂車票時沒留意。中午時份它駛進月台,那天很冷,飄雪落在靴子上。寶藍色的車身,用手拉開的門,鐵通格樓梯級。我沒去證實這是否載我回家的火車,如興奮的孩子,我微笑著上火車。

旅人們都好像沒特別反應,年輕的一早潛進手機裡,年紀大的在看報。我一下回到了孩提時代,跟媽媽坐火車入沙田。看,綠色的座位很大很高。那聲音響起了,景景拱拱,景景拱拱。

讀著韓寒,說原先想好的書名居然給村上春樹搶先一步。可他的1988是輛爛車,卻把他載到奇情裡去。

起來探險去。穿過兩卡滿滿車廂,要好大力方能把連接中間的木門推開。那小空間,景景拱拱,景景拱拱。寒風盡攝進了來,不特止,還有積雪在地上。旁邊的木牆、木門有著金色邊邊的細節,縱然都因年月褪色了。前面有鋼琴聲傳來,前面,去看,我如興奮小孩探險去。

小酒廊啊。一排瓦色靠背椅是簇新的懷舊設計,不同顏色的,映襯著新型天花兩邊的彩色射燈。白棉窗簾外面的白雪世界,滿懷動人之感。吧台邊一架小木鋼琴,隨意彈奏著那位應該是專業人。今天真是我的幸運日,看,我正坐著一列神奇火車飛入白雪森林。掩不住的微笑也不只我一人,對面一位蓄微灰鬚大叔坐在窗前的長沙發,脫了鞋,把腳擱上了靠背椅,雙臂都伸展開來,一直微笑歎著啤酒享受這一刻。

我把袋子就擱在空位上,再去探險。後面連卡空間積雪更多,前面傳來陣陣香氣,是廚卡。我探頭往裡看,大廚正在把熱汁從小鍋倒下白色瓷碟的食物上,白騰騰熱香直飄到前面的餐廳車卡。胖男一身黑西服,把午餐送到一對中年男女桌上。是他們啊,之前在月台已經在細語融融的,一身好衣。他倆沒有坐對邊,反而肩並肩在享用午餐。探險小孩探身到我耳邊說:你也要跟他一起在這裡吃飯啊!

回到酒廊卡我點了一杯熱綠茶,坐下來,笑如傻婆地想著:今天遇上了三件幸運的事:早上在小酒店聽了主人大半生的故事,然後打算隨便散個步,卻給我碰上了寶物二手店,買了兩龐好喜歡的連身裙子。要離開斯城了,又踏上了這一列奇幻老火車。

現在我才知道,那一定是給我強定身心的防衛罩。因為回到家來第二天,一大三小輪流病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