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這種時候只有幽默可行


我不能榻下來的。

已經每天不停喝薑茶和熱檸蜜了,頭很實,關節有點痛。

家裡的一大三小都給感冒纏了整周,輪流發熱加發呆。一周學校的寒假就此報銷了。原本計劃裝修廚房一邊牆身和加置新廚櫃,把東西都搬到廳中,開了半天工便要揮白旗。也沒能去探望祖父母,小豆上次到祖父的森林家原來已是去年夏天的事,她現在都曉行了。

我還想過大家終於可以在灰寒中小休,一家人放輕平日馬不停蹄的腳步,到城裡走走吃件蛋糕。凡是身邊有病人我便精神繃緊,會暗自埋怨該死的細菌令我感覺不到春天。

悠悠病的時候家裡便很靜,她就只睡著。方芳趟在沙發上半天時跟平日窩著看書沒大分別,只是病的時候連書也無力看。小豆身體裡大概感覺如有條蟲在鑽,令她唯有用嬰語哎哎嗚嗚在投訴。小孩到底體積細更新快,兩天便又彈起來,把咳嗽和鼻水噴滿屋內每個角落。

大人榻下來卻是大件事,第五天拖著一身痛來回睡床和沙發之間可不是甚麼有趣玩兒。我怒他將好好的假期「破壞」了,然後我怒自己怒他。

我便想到災難電影。假如有末世絕菌。假如有活殭屍周圍食人。假如有恐怖襲擊。我一早經已在腦中演習了到時走難的策略,他強壯,平日每周跑五公里,就抱著重疊疊的大豆,方芳一向很會幫忙,就跟著爸爸協助照顧小豆。悠悠也跑得相當快,告訴我在班裡只跑不過某男孩一人。她跟著我應當行,我一旦倒下來她也懂得跑遠,不過今年一定要教曉她游泳。我早就想好了,就這樣,我們五個要兵分兩路方會有生存機會,或許約定在某時某地相會,假如地還沒榻水還沒淹的話。

然後我忽然發現,我的逃難策略作了一個好重要的假設,他。假如他斷了腳或病入膏肓,怎算?

二月有很多節日,年初一我忘了給孩子利是,真是大吉利是。昨天他一臉病容還問我們怎好慶祝情人節,我覺得這笑話太不濟了。過兩周好像是我生日,每年我心中都有一幅美麗圖畫,不外乎吃個晚飯看個戲,也不是肯定能夠實現的。其實除了黑巧克力令人腦分泌開心荷爾蒙,還有好點子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