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來得不易


陽光來得不易。
煙霞去得太難。
生活有保衛的必要。
列車速度有慢下來的必要。
外在變更令人認不得自己。
自己不容變更令人認不得我。

那個陽光鎮定的上午跟朋友同行,從荷理活道一直步下往上環。談到夢想,朋友大概是察覺到我的認真,語言拐了個小彎之後慢慢的說:「要在版圖上留下記印」。我好記得手臂毛孔當下站了起來,如敬禮。

談到工作與人,很多不對頭的情況、太多佔據大椅的小人,荒謬成為日常。或許我的日常過份得日常,於是令人嚮往一會。「不要再寫生活了。」朋友直把一句送我臉前。「要賣錢,寫食譜」。

把我的心底話於我家鄉暴曬出來的感覺,居然有一絲放下心頭大石。兩本小書的書名曾經可以是「三幅被」,假如我清高得連那丁點市場考慮都推掉的話。回頭看,自己寫字的時候隱隱有位糾察在盤點著,這句太隱瞞難明、那段太私人。就這麼來了一個如清新空氣機,著意把不好的,吹走。

甚麼是不好的?你說呢?生活裡面的每一件事,隨時可以披上一層灰灰煙霧。不是嗎?買菜做飯開車送孩子到底可以幾有趣,不是密度的問題,而是化下來的本質,邁向太多已知的未來,最後會滋生出一種厭惡。

每個雙魚座的人都有其非常黑暗處,我常常說的。所以寫的字、畫的畫、唱的歌、唸的詩,間中便浮起艱澀、內鎖之味。那是其中一尾魚在掙扎,以各自的方式在反肚。

去年十二月短回香港兩周,沒有走街、沒有狂吃、沒有採購,沒有把日歷填滿去見想見的人。而真正想見的人好有限,他們都不會問我你那邊生活如何,你好勁又湊女又寫咁多野,這些我都不會答出真相的問題。難道我說:我每天很努力吸啜超負能量。

兩周可以生出好多字,譬如寫我步過的小量街道,那會是給自己留下如總結的效果。照片拍得不多,最終也沒貼太多,大抵是,我好想面書死去。

方芳說香港好玩,跟著姨姨姨丈開了好多心,我給她把相機帶在身,回來查看,在纜車上拍對面山頭風光共三十張、大澳的漲卜卜魚乾五張、雪糕特寫七張… 從她雙眼觀察這個城市,會看出好多美麗。

說過新年始後要做一些不同的,都有頭緒,或許是要從本質開首,把越來越如風中蠟燭的熱情之火,好好拱起雙手保衛之。年頭寫的小列單倒容易,因為太了解自己了,不想再多加壓力。所以有多讀書,有試從未吃過的蔬菜,有刻意減吃牛奶,有游泳和散步。

朋友傳來有趣錄像,談九型人格的。記得我以前有本英文書,當年做的測驗,和今天再在網上試了簡易的,結果是兩個極端。另一位年青女子在面書喊著三十歲已如斯,四十歲應該是盡頭了。我想也沒想留了言:剛剛相反的才是真相。

還未放棄。我怎會?只不過是在水底游向另一個方向罷。

2 thoughts on “陽光來得不易

  1. 我記得您說過寫文章具有宣泄作用、平衡功能。可結集成書,多少帶點意外,賣錢也大概不是初衷。
    生活或食譜,關乎內容;隱晦或直率,在乎手法。無論如何,寫後能舒一口氣,也便不枉。能海闊天空、無邊無際、單純快樂,便是自由。
    「努力吸啜」超負能量會否讓人精疲力竭?可否試試其他方法,或轉換新鮮視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